? 卷一 玄心 五十四、不虞之誉-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五十四、不虞之誉

卷一 玄心 五十四、不虞之誉2017-11-15 15:3:7Ctrl+D 收藏本站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巳末时分,午时将近,天微微下着冷雨,雨丝斜织,暗云低垂,天色晦暗得如同薄暮,真庆道院的茶花在寒雨里灼灼鲜艳,世人都赞梅花的傲雪风骨,却不知山茶也有凌霜之姿。

????陆葳蕤披着一件黑羔裘,在三清殿廊上静静等候,雪白的脸衬着黑色的羔裘,嘴唇淡淡的红,别有一种明丽颜色。

????小婢短锄跺着脚道:“今天冷脚了,这下着雨,陈郎君怕不会来了吧,而且他昨天到了咱们府上——要不,让人去唤他来。”

????陆葳蕤道:“不用去唤,再等一会,不来的话我们自去看花,寒雨茶花图是不是很美?”

????一个陆府仆役快步进来道:“陈郎君到了。”

????不一会,就见陈操之足踏高齿木屐,撑着一把油纸伞,步履从容地来了,长袍下摆有些雨痕,微笑道:“葳蕤娘子来早了。”

????陆葳蕤笑道:“不说自己晚到,却说我来早了,是不是强词夺理?”

????陈操之就在廊下收了油纸伞,说道:“你看,现在雨停了,我来得岂不是正好?”

????小婢短锄“格格”笑道:“陈郎君,老天爷都帮你吗,若是雨还下着,你又怎么说呢?”

????陈操之微笑不答,却问陆葳蕤:“葳蕤娘子画的茶花带来了吗,先让我拜赏。”

????陆葳蕤脸微微一红,道:“想看我画得有多丑是吧,那好吧,我就献丑。”

????短锄从牛车上取出一卷画稿下来,陈操之与陆葳蕤来到三清殿左厢房,隔案跪坐,陈操之展开陆葳蕤的画稿看,却见也是画的那株“瑞雪”,不禁抬眼看着陆葳蕤含笑道:“这还真是臭味相投,不谋而合啊。”

????陆葳蕤笑容甜美,说道:“本来是要画那株‘大紫袍’的,可惜最好的两朵花被煞风景的六兄摘去了,我就画‘瑞雪’了,我也知道你会画瑞雪——”

????陈操之笑道:“明白了,你是那日看到我绕着瑞雪看了好久对吧?想与我比试——”又低头看陆葳蕤画的瑞雪茶花,叹道:“原来昨日葳蕤娘子不肯取画出来,是为了在使君面前给我留颜面,我那幅拙作单独看看也就罢了,若与娘子这幅放在一起,就相形见绌了。”

????陆葳蕤笑道:“怎么会,陈郎君的画作谁也不敢轻视的,我学画三年,也只比你娴熟一点而已,你很快能超过我。”

????陈操之一笑,问:“下个月的十九日要交画稿,葳蕤娘子应该会再画一幅吧,有构思否?”

????陆葳蕤却道:“我正要请教你呢。”

????陈操之道:“寒雨茶花图不错,雨寒花艳,这回应画‘大紫袍’。”

????小婢短锄拍手道:“啊,寒雨茶花图,我家小娘子方才也是这么说的,小娘子,你昨日就和陈郎君说好的是不是?”

????陆葳蕤应道:“是。”眼睛望着陈操之,娇颜微红。

????两个人趁着雨歇,上半山去再访那些茶花,探讨应该怎么画那幅寒雨茶花图,午时方散,凑趣的雨又淅淅沥沥下了起来。

????陈操之和冉盛往徐氏草堂走去,冉盛道:“小郎君,刚才道院外就有一个探头探脑的人,被我瞪了一眼,才离开。”

????陈操之“嗯”了一声,心道:“那探子想必就去报告褚丞郎了,褚丞郎会怎么样散布这个流言呢?以陆氏的声望,褚俭是不敢空口散布谣言的,他应该会有意让很多人看到我和陆葳蕤在一起,这样的谣言才会显得事出有因确凿无比,我想,三日后的真庆道院一定会非常热闹吧。”

????……

????三日很快就过去了,这日巳时三刻,陈操之就先到了真庆道院,与白发苍苍的道院院主黎道人闲谈,黎院主得知陈操之是葛稚川的弟子,不禁肃然起敬,请教些炼丹之事,陈操之也能作答。

????不一会,陆葳蕤与小婢短锄到了,一起坐着说后山花事,就听院门外嘈杂声起,好些辆牛车陆续来到,不移时,走进来一群峨冠博带的士绅,为首的便是六品丞郎褚俭,其余的不是吴郡官吏,就是本城士族名流,有人叫道:“黎道人,听闻真庆道院开出了一朵脸盆大的五彩茶花,祥瑞啊,快领我等前去一观。”

????黎道人愕然,还未答话,那褚俭好不眼尖,就看到陈操之了,大声道:“这不是全常侍极为赏识陆使君也交口称赞的钱唐陈操之吗?”朝左右拱手道:“诸位——诸位,往日你们问褚某钱唐陈操之是何等人物?现在看到了吧,这是我钱唐寒门第一等人物,风姿俊美,人称江左卫玠的陈操之,书法音乐俱有可观,江左音律第一的桓参军将柯亭笛赠与了他。”

????陈操之微笑着施礼道:“褚丞郎过奖了,江左卫玠,在下何敢当此称誉。”

????同乡前辈褚俭对后进陈操之简直是推崇备至啊,吴郡官吏士族名流十几双眼睛一齐向陈操之看来,见殿前这美少年眉如墨画眼如点漆澹然而立风仪极佳,真不负江左卫玠的美名啊,既然陆太守褚丞郎都有如此雅量,不因为陈操之出身寒门而轻视之,他们自然也欣赏起陈操之来——

????褚俭眼尖,又看到了陆葳蕤,惊呼:“这不是陆使君的爱女葳蕤小娘子吗,你,你怎么与陈操之在一起?”

????陆葳蕤并不如褚俭所想的那样惊慌或者羞缩,还朝他施了一礼,说道:“我爹爹要举行吴郡冬月花木绘画雅集,我来此赏茶花,准备画之,这位陈郎君也是如此。”

????这时,殿外一人叫道:“子重,子重——”

????陈操之快步迎上去,口里道:“长康兄,卫师到了吗?”

????来者正是顾恺之,身边杖策而行的是卫协,顾恺之道:“子重,你倒走得快,把我和卫师抛在后面。”

????吴郡官吏士族名流多有识得顾恺之卫协者,纷纷上前施礼寒暄,得知卫顾二人也是来赏茶花准备参加陆使君的花木绘画雅集的,无不欢喜,都说此乃风流雅事,诚宜举办,又得知陈操之是卫协弟子,又对陈操之高看了几分,相邀一起上山赏花,笑骂谣言者说这里有盆大的五彩茶花实在是无稽之谈,有人便问褚丞郎又是听谁谣传的?

????褚俭也骂了几句谣言者,支吾过去,心里好生郁闷,他并不知陆太守要举行花木绘画雅集之事,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卫协和顾恺之会出现在这里,这下子没有人会把陈操之和陆葳蕤放在一起想事了,看那些吴郡官吏士族名流,个个与陈操之亲切交谈,陈操之也是妙语不断,为这些人所叹赏。

????今日之事,非但没有让陈操之身败名裂,反倒成就了陈操之的名声,这实在是褚俭万万没有想到的。

????——————————

????恳求推荐票支持!

????六^九^中^文地址:\WWW。69ZW。CO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