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七十五、洒脱行路似游春-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七十五、洒脱行路似游春

卷一 玄心 七十五、洒脱行路似游春2017-11-15 15:3:38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升平三年二月初六辰时,刘尚值来陈家坞邀陈操之一道赴吴郡,刘尚值在去年的齐云山雅集上被全常侍擢为第九品,也要参加吴郡三月的扬州大中正定品,而且刘尚值已经二十岁,一旦领到九品免状就可以求官,刘尚值想在陆纳的太守署衙里谋个属官掾吏,过几年有点资历后再谋郡下诸县做个县长县令,为此他勤练书法,刘尚值拿手的是汉隶《礼器碑》,自去年九月以来他又开始临摹陆机的章草《平复贴》,要投陆纳所好嘛。

????跟随刘尚值前去的是去年的原班人马,车夫老鲍侍婢阿娇健仆阿林,陈操之这边依旧是冉盛和来德,小婵这回没那么急切想跟操之小郎君去,只是牵着润儿的手,送了一程又一程。

????族长陈咸与来福荆奴一直送到枫林渡口,殷殷叮嘱,看着陈操之刘尚值一行过了江才返身回去。

????陈操之刘尚值来到丁氏别墅,丁春秋早两日就已治好行装,款待陈刘主仆七人饱餐一顿,陈操之又去见嫂子丁幼微,问知嫂子胃疾已好了许多,很是欣慰,匆匆数语,便即道别。

????陈操之一行十一人依旧走去年腊月回来时的那条路线,由余杭嘉兴径趋吴郡。

????早春天气,接连晴了几日,道旁的柳树已抽新条,鹅黄色芽尖非常鲜嫩,看着那嫩芽让人眼睛都舒服,桃花也零零星星地开了,一路行来,那桃花一天一个样,渐次盛开,又有粉白的梨花,与粉红的桃花争芳斗艳,让人目不暇接。

????刘尚值喜道:“待我们赶到桃林小筑,那碧溪两岸定然是桃花满枝了吧。”

????陈操之笑道:“我们此行倒象是游春。”

????丁春秋春风得意道:“正该如此澹然洒脱。”

????二月十一日午后在嘉兴过西塘渡口时,陈操之望着斜阳春水,忽然意有所动,说道:“子重春秋,下次我们还是绕道华亭,看群鹤飞起听鹤鸣凌空,也是快事,无非多费一日时间而已。”

????刘尚值笑道:“华亭鹤唳,岂可日日得闻乎!去年我们是恰逢陆机诞辰,陆氏族人驱鹤飞鸣,我们才得以大饱眼福和耳福。”

????丁春秋道:“不然,那鹤平时也要又飞又鸣的。”

????刘尚值道:“说起华亭鹤唳我倒想起要求子重一事,我近来不是练习章草吗,主要是学陆机的《平复贴》,但我临的《平复贴》是辗转的摹本,想必相当失真,若能一览陆平原真迹那就太好了,这回到吴郡就烦子重向陆太守借《平复贴》与我一览。”

????陈操之道:“陆太守收藏的碑贴极多,陆机陆云的手迹都有,但我却未看到有《平复贴》,也许放置于别处,下次拜见陆使君之时我帮你问问。”

????一路无话,二月十四日午前陈操之一行十一人到达吴郡,在城中小作停留,买了一些酒食,便直接前往西门外狮子山下的徐氏草堂,经过真庆道院时,陈操之请刘丁二人稍待,他去问候院主黎道人。

????黎道人见到陈操之,很是欢喜,寒暄之后,黎道人说道:“多谢陈郎君赠画,那画被陆氏娘子以十万钱买下,小道这几日便要招募工匠修建后山石阶,‘大紫袍’‘瑞雪’那几株名贵山茶要以石栏围起,松木亭也要整修一下——”

????“十万钱!”陈操之倒没想到他的画这么值钱,卫师张墨也不如吧,也只有陆葳蕤这个冤大头肯买,微笑道:“黎院主,我的画是不值钱的,这是陆使君的仁德,真庆道院的茶花也是吴郡名胜了,游玩之人颇多,陆使君是借此机会假黎院主之手做些惠民之事,我何敢居功!”

????黎道人笑道:“陈郎君太谦了,无论如何,小道都是感激陈郎君的,待山道松亭修好后,小道还要请陆使君来此一游,让陆使君看看,小道得了钱是做了事的,哈哈,陈郎君到时也一定要来。”

????陈操之问:“那陆氏娘子近日可曾来此游玩?”

????黎道人道:“陆氏娘子除了年节那几日没来之外,几乎是天天来,不过最近这三日却没有来,想必是府中有事或者是外出游春了。”

????陈操之点点头,告别黎道人,与刘尚值丁春秋来到小镜湖畔徐氏草堂,但见草堂寂寂冷冷清清,只有一个老仆在看守门户,徐博士父子还未从京口回来。

????刘尚值喜道:“徐博士晚几日来最好,我们且先悠闲着,四处游玩一番。”

????众人来到桃林小筑,恰是正午时分,春光明媚,溪水潺潺,夹岸数百步的桃花大都开了,远远望去,一片粉红如烟似雾地轻轻笼罩,粉红香雾中还有缕缕绿意,清新怡人,那是桃树新发的叶芽。

????陈操之刘尚值丁春秋让仆人们驱车先去桃林小筑,他们在桃树下漫步,诵“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诗,又到溪边掬水洗脸,溪水冷冽清澈,让人神气为之一清。

????顾氏庄园的佃客老芒头赶来向三位郎君恭贺新禧,说草堂三日一清扫,随时可入住,陈操之刘尚值丁春秋各赏他两百钱,老芒头欢天喜地,顾家痴郎君临去时可是告诫过他不许收陈郎君等人的房租的,但赏钱是可以收的吧。

????顾恺之卫协离去后,桃林小筑比较宽绰,丁春秋便与陈操之刘尚值一起住在这里,丁春秋道:“家严三月初会来郡上,到时我可能要住到城里去。”

????丁异对儿子定品极为重视,也想借机拜会吴郡名流,提高钱唐丁氏的声望,钱唐八姓,丁氏排名在褚氏之前,但自丁异退居林下褚俭荣升吴郡丞郎之后,又因为丁幼微下嫁寒门这一沉重打击,丁氏在钱唐士族中的声望差不多就是垫底了,只怕下次谱牒司重新排序,褚氏就要排在丁氏前面了,这是丁异无法忍受的,且喜褚氏后辈不争气,褚文谦斗书法输给寒门陈操之沦为笑柄褚文彬在吴郡又风评不佳,而丁氏后辈虽不能说非常优秀,但压褚氏一头是绰绰有余的,丁异之侄丁幼微的长兄丁立诚是益州犍为郡武阳县县令,丁异的长子丁夏商是五品官人,准备今年谋取一个清闲官职——

????丁春秋这人虽然有士族子弟的傲气,但还是比较坦率的,他现在已视陈操之为友,所以这些话他都对陈操之说了出来,并无太多顾忌。

????刘尚值问:“不知今年的扬州大中正是哪位?三年前是王述王刺史兼任的。”

????丁春秋道:“这个我也不知,咱们钱唐消息太闭塞了,郡上应该是早就知道了,明日去打听一下。”

????当夜三人在桃树下漫步,一轮寒月泠泠浸人,溪水清光跳跃,两岸桃花洗尽铅华,与梨花同白,仿佛冰雪之姿。

????陈操之道:“顾长康是个热闹人,没有他,这春夜还真是寂寞。”

????刘尚值道:“是啊,真怀念长康的吟诗咏叹啊。”

????忽听得身后传来急促脚步声,有人喝道:“让一让,让一让——”

????陈操之回头一看,清冷月色下,七八条人影急速行来,小跑一般,当即与刘尚值丁春秋退到桃树下,那七人带起一阵香风,从陈操之身畔掠过,前面一人只着一件白绢单襦,大袖飘飘,扭头看了陈操之三人一眼,轻蔑一笑,大步而去。

????陈操之认得此人,是徐氏学堂同学,会稽贺氏公子贺铸,喜敷粉薰香,与褚文彬交好,不知这夜里急匆匆神行太保似的要去哪?

????却听丁春秋用羡慕的口气说道:“贺铸他们是在行散。”

????陈操之一时没明白,问:“什么行散?”

????丁春秋道:“服了五石散后就要快步行走来散发药性。”

????————————

????推荐雁九大大的《重生于康熙末年》,书号:1041088,精彩的红楼风格的大作。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