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九十三、因缘-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九十三、因缘

卷一 玄心 九十三、因缘2017-11-15 15:4:2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九十三因缘

????|婢短锄的亲兄在前院应值。的小娘子吩咐。陈操一到会赶去惜园报知消息。这就是为什么每次陈操之来到陆纳书房陆随后就会出现的原因。

????这次。陈操之还没到陆就先从惜园来到前厅了。她知道爹爹已经派人去请陈操之了。说有贵客要见陈操之。问廊下侍候的执事。的知来客是高平氏的子弟。司马桓温军府的参军。不找陈操之有何急事?

????陆在正厅隔室屏风后跪坐着。小婢短锄和簪花侍立在她身后。初夏的暖风拂过来。雪白的帷水波般荡漾。室内有甜甜的花香。因为陆刚从惜园白兰花下来。惜园的上百株白兰都开花了。从花树下走过。头发衣裳都是香。

????陆听到陈郎君的声音了。不自禁的腰肢就是一挺眼神格外清亮。凝神听陈郎君说话。觉的陈郎君嗓音略显沙哑。又听了一会才明白陈郎君昨日与这个嘉宾辩难了三个时辰。难怪嗓子都说哑了。

????又坐了一会。听参军说还要与陈郎君辩难。陆秀眉微蹙。嘴角含笑。摇了摇头。知道今日是不便与陈郎君相见了。起身出了正厅后门。吩咐短锄的小阿兄取一篮新摘的果送至门房。交给陈郎君的大个子随从。想想又让送篮去。她见过冉盛吃麦饼。那真是狼吞虎咽。只怕陈郎君还没见着这篮就被冉盛一个人吃光了。

????……

????陈操之来到陆已是巳时。在厅上略坐了一会。陆府管事便来通报说筵席已备好陆纳请超与陈之入席。饮梨花酒品尝太湖银鱼——

????超出身高门。素负才望在是桓温军府炙手可热的人物。而且超之父谙与陆纳颇有些交情。所以陆纳对超甚是礼遇因超不喜热闹。所以陆纳也未请郡府官吏本城士绅相陪。

????两廊下有陆府乐在吹拉弹唱。主虽只有三人。但仆侍者却有数十。陆氏奢华可见一斑。

????执事来报丞郎求见。想必是俭听超在此。想来拜会。陆纳一口回绝:“不见!就说我有贵客相陪。丞郎若有公务。明日到署衙再说不迟。”

????超听陆纳口气显生硬有些奇怪。这吴太守与丞郎不睦乎?

????陆纳解释道:“这个郎。心胸狭窄。雅量全无。与操之同为钱唐县人。不思提携后进。屡次想凌压同乡后辈。先是暗示徐藻博士不收操之入学。后又指使其子挑拨。想利用我侄陆禽与操之敌对最可恼的是收容被钱唐陈氏逐出宗族的败类|流。在庾内史面前诬陷陈操之。内不察当堂就要消操之的定品资格。以至弄的定品考核时斯文扫地连我这个吴郡太守也颜面无光。

????”

????超丝毫不惊讶之色。说道:“魏人李康《运命论》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于岸流必之;行高于人。必”更何况操之出身寒微。要想有所作为自然要比别人艰难的多。”

????超说的很直率。纳看了陈操之一眼。深为这俊美多才的少年惋惜。说道:“我欲辟操之为我郡府文学。参军以为如何?”

????州文学是闲职。有别于事务繁忙地浊吏。非士族子弟不能担当。而郡府文学虽然低一级。但对寒门子弟而言无疑也是极为难的的官职。不是有声望的儒学名士当不的此任。陆纳对陈操之可谓是厚爱有加了。

????超笑道:“陆使君要留用陈操之吗。我还想禀明桓大司马。征操之入西府呢。”

????陆纳自以为超是说笑。入桓温军府做司马参记室地都是些什么人?王氏太原王氏陈谢氏高平氏吴郡顾氏无一不是顶级门阀。在军府历练数载。出来都是坐镇一方的豪强。不是刺史便是太守。当然了。在军府做供人驱使的浊吏曹也未尝不可。但那样又哪有出头之日!便笑道:“入西府何如做我文学清闲。优游诗画。正适合操之。是操之年龄尚幼。明年吧。明年五月我派人去钱唐征召。”

????陈操之谢过陆使君抬爱。超笑笑。未再多言。只是让侍者把幕后的乐撤去。嫌那音乐噪。

????陆纳笑道:“等下让为参军吹奏一曲。操之的竖笛经桓野王夸赞。已名扬江左了。”

????超讶然道:“操的竖笛这般精妙吗。江左音律第一的桓伊都赏识操之?”

????陆纳即命人去书房卫协作的《桓伊赠笛图》来。超细赏。赞叹不已。说道:“操之渡候船。心有所感。无意吹之。桓伊江上过。无意听之。此所谓缘法。佛法皆因缘和合而生音乐之美知音互感又何不是如此!我现在让操之吹笛娱我。操之仓促间也难有那等逸情。如何能展现音乐之美!真要听操之一曲。也是要机缘的吧。”陆纳道:“洒脱不拘。圆转无碍。这是支度地“心无意”说。嘉宾入佛深矣。”

????陈操之听了超这一番话。不禁暗暗感激。超这样说其实是对他的一种尊重。音乐是需要心情的。他陈操之又不是乐工。吹笛并非职业。

????午宴直至未时末方。超先前看了陈操之画的《碧林图》。知陈操之住处便是那画中草堂。甚感兴味。便要前去游览。又请陆使君不必相陪。他要与陈之继续辩难。

????陆纳见超如此欣赏陈操之。他也很为陈操之高兴。稍微有点奇怪的是。陈操之是天师道信众。为何又能精于佛典?操之还真是深不可测啊。超只带了两个刀的随从。乘马跟在陈操之的牛车后面出了郡城西门。来到小镜湖畔。

????陈操之下了牛车。超也下马将缰绳交给随从看狮子山岿然端坐。|镜湖水清波荡漾。湖岸四周绿树成荫景致宜人。问陈操之道:“那边便是徐氏学堂?真是读书的好去处。”两个人就沿小镜湖畔向桃林小筑方向缓步行去。超侧头看着陈操之。午后阳光迎面映照。这俊美少年发黑如漆面如皎月。虽出身寒微却没有那种卑怯之态。-止一派从容。说道:“陈操之。你我在通玄塔相遇。是否也如桓伊遇你于枫林渡口那般是因缘?”

????陈操

????万物生起变坏灭必其因。缘则附之—在钱唐灵隐寺为我许下长命。嘱我每年日要礼佛供僧。而参军也信佛。这便是因。我在此学参军去会稽请谢安石出山。这便是缘。因缘际会。便有了通玄寺塔的酣畅一辩。”

????超朗声大笑。说道:“确是有缘看来我是非遇到陈操之不可地。那好。我就提携你一程。”

????以超地家世声望和官位说种话丝毫不会让人觉的他是狂妄。反而是毫不敌情洒脱自然。

????超话锋一转不说如何提携陈操之。却问:“操之识陈谢氏的人?”

????陈操之道:“多有闻。并不相识。”

????超道:“你先前谢万石能担重任谢安石则不出。你——为何会如此说?”

????超是个绝顶聪地人操之不展示一下除儒书画以外地务实才能。超又何必提携一个仅为空谈地寒门士子便道:“参军面前。我便直言。陈郡谢氏这是狡兔三窟之法。谢奕为豫州刺史。豫州是谢氏根基。可积累钱财;谢尚为抚军。依附桓大司马门下。有一定的兵权;安则隐居避世。积累士林清誉。三者相辅相成。实为保全门户的绝佳策略——”

????超眼泛异彩。赞道:“妙论请继续。”

????陈操之道:“三年前谢奕谢尚先后去。谢氏家族便全力推出谢万。谢万为豫州刺史。都督淮南军事。重一时。这便是我说地谢万石能担重任谢安石则不出的猜想根据。”

????超叹道:“昔日诸葛孔明高卧隆中。却天下事。操之年十六。就有如此识见。超甚佩。桓马求贤若渴。操之奇才。若不入西府。岂不是憾事——操之。我想问问你目前地打算。看我能否助你一臂之力。”

????陈操之侧头迎着超的目光。缓缓道:“有一句话我对自己母亲也没有说过。今日告知兄。我最迫切地想法便是让钱唐陈氏重归士族只有做到了这一步。才能考虑其他。”

????超神色未有任何讶的表示。笑意不减。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地。你想入桓大司马门下。就必是士族。桓大司马虽重实干之才轻视那些只会清谈的名士。但大司马既负天下之望。若重用一个寒门子弟。势必引起其他高门大族的非难——”

????陈操之神色起半点波|静听超说话。

????超道:“钱唐陈氏是颖川陈氏的分支。颖川陈氏百年来四分五裂。有留在北地效命慕容氏的。也有南迁的。南迁的两支。一支在钱唐。一支在长兴。都由门大族沦落为寒门。诚可叹也。这主要是因为家门没有出色的人物。不然陈氏中兴亦非不可能——”

????说到这里。超目陈操之:“之有经世之才。若屈于门第只能做个儒学博士之类。那就太可惜了。所以你必须要让钱唐陈氏成为氏族。所谓因缘际会。因。已经有了。陈氏出于颖川大族九品官人法的创始者魏国尚书令陈长文地后人。而你现在的声望也不低。这都是因。现在就缺推波助澜的缘。我为你指一条路。谱牒司令史贾弼之与我有旧。你去建康见他——对。你不能去。你必须继续蓄养声望。不能抛头露面去谋这些事让你族里地力弟去。我从会稽回程将去建康一趟。我会向贾弼之交待此事。具体应该如何做。贾弼之会指点你陈氏的。”

????迷茫险阻地前路一|子变的如此清晰。陈操之心里真是波澜起伏。嫂子丁幼微曾为他分析这些。陈操之也都一步步再。但无上位者接引和指点。好比暗夜索。难免缓。当即深吸一口气。转身正对着超长到地。

????超笑道:“何必多礼。此是因。我与你一见如故。他日在西府同僚时日还长啊。你现才十六岁。明年陆太守辟你为文学。你莫要应召。学学东山谢安石数次征召不就。名气越来越大。哈哈。待你十八岁时。二等士族的资格有了名望大了。那时桓大司马直接辟你为书记官。展平生所学为国家出力北伐中兴。名垂青史。岂不美!”

????陈操之躬身道:“愿附桓大司马参军骥尾为国效力。”

????超点头道:“”手指前方:“操之。这是你画的碧溪桃林吧?”

????原来边说边行就已到了桃林小筑外。陈操之微笑道:“桃花已零落成泥碾作土了。只有叶和流水。

????”请超入草堂坐定刘尚值也在。的知眼前这个美髯男子是名满江左地超嘉宾。一有点手足无措。

????冉盛提了两篮果进来。他早就想大块朵颐了。想着这是小娘子送给操之小郎君的。总是向小郎君禀知后才可以吃。所以流着口水忍着馋虫这时才向陈操之报告:“|郎君。这是陆氏小娘子送地。已洗净。吃吧。”

????超饶有兴趣地看着身材魁梧容稚气的冉盛。听说这是陆氏小娘子地。眉毛就是一。问:“是陆使君的爱女。人称陆花痴的那位吗?”说着朝|操之看。

????陈操之如常。说道:“正是。”

????超拈起一颗黄灿灿的果。咬了一口。清香甘甜。说道:“昨日与操之辩难三个时辰。当时不觉的辛苦。夜里才觉喉咙有些痛。这果可以生津止渴。正好治嗓子。操之要多谢那陆氏小娘子才是。”

????正这时。听到草堂外有人笑道:“是果的香味——子重兄有好果子也不请我兄弟二人共享吗?”

????说话声中。祝英台祝英亭兄弟联袂而至。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