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四、迟钝-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四、迟钝

卷二 深情 四、迟钝2017-11-15 15:4:11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四迟钝(寒夜求票)

????|操之对东晋梁祝传说不甚了了。★(╰→),★但越剧《梁祝》他|的。十八里相送时祝英台不断用各种比喻暗示自己是个女。但梁山伯就是不明白。木讷迟钝真让人替他着急——

????但眼前这个敷粉薰香的祝英台显的与戏曲中的祝英台大相径庭。此祝英台非彼祝英台。而他|之也不是梁山伯。因为他即便知道这个祝英台是女子。也不会想要娶。他心只有陆。相较而言。他与陆相恋倒很象是梁祝。陆是门阀娇女。他是寒门庶人。若按世俗常理是绝无可能在一起的。只能以悲剧收场——

????陈操之心道:“我绝不是梁山伯。我一定要娶到祝英台。错。一定要娶到陆。虽然很难。但并非没有希望。”

????一边的祝英台奇怪的问:“子重兄在想什么。这般皱眉瞪眼的?”

????陈操之道:“没什么。还在回味英台兄的琴声。好比花香。犹有余芳。”

????祝英台一笑。梨再现。说道:“哪里象你。嘉宾都走的没影了。才想到吹笛相送。”说罢。迈步行。

????陈操之心道:“英台这般殷殷相送。莫非是对我生了情意?又或许仅仅只是惺惺相惜的情?”陈操之多想。想也无益。小心应对。莫让祝英台产生误会便是了。

????二人一婢缓缓向前。祝英台谈甚健。说些前朝典故音乐书画。这让陈操之比较放心。就怕祝英台并指着公鹅母鹅来暗示一些什么。不过以祝英台之才。不会用这般俗不可耐的比喻。

????陈操之心想自己是多'了。祝英台与他是琴棋书之交。祝英台言谈精妙。辩析义理丝丝入扣。陈操之也就渐渐的了谁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或辩难或清谈。谈兴愈浓不知不觉走出了六七里路。直到身后传来牛车碾路声才醒悟。回头看。不是来德的牛车。却是祝氏健仆驾车赶来。不禁愕然。

????那祝氏健仆说道:“陈郎君。来德冉盛还在后。”

????祝英台道:“子重兄我二人继续边边谈等后面两辆牛车来。”

????|祝英台非的送足十里的了。陈操之也不多说什么。依旧与祝英台边走边谈。没过多。祝氏的另一辆牛车和来德冉盛驾的牛车先后赶上来了。

????陈操之也不乘车。继续步行。走的比先前快了许多。毕竟这是赶路不是散步。嘴里依旧经据典与祝台辩难。

????祝英台喜欢辩难更甚于围棋。辩难起来滔滔不绝。也跟着陈操之越走越快。四月下的天气。红日高。颇为炎热。英台又哪里有陈操之的脚力。那是每日绕湖竟逐练出来的。跟着快步走了不一会就气喘起来。额角的汗冲的脸上的粉一道一道敷粉就怕汗啊。

????祝英台察觉自己出汗不雅停下脚步道:“子重兄。我先到车歇歇。”便上了牛车。

????陈操之也上牛车坐着三辆牛车在炎阳下赶路。中午时在路边一家酒店用餐。歇了一--又继续上路。祝英台也没敢与陈操之负曝清谈。依旧坐在车里。偶尔与陈操之说一句《焦氏易林》里的卦变之辞。

????这日黄昏。陈操之与祝英台一行来到小镇广。那两个祝氏健仆很能干。又会驾车。又能交际。找了一家洁净的小客栈。客栈里本来有两个客人。祝氏健仆付了他们双倍房钱。请他们让出。就把这家小客栈包下了。

????晚饭后不久。祝英台派一个小婢来请陈操之去围棋。

????祝英台已经淋浴过。并未敷粉。清秀容颜显现。眉如柳叶。眉梢微挑。显的既秀美又神气。眼睛细长有妩媚之姿。鼻梁精致秀挺。嘴唇轮廓鲜明。虽是男子束发巾白绢单的妆扮但若是不敷粉刻意掩饰的话。徐氏学堂绝大部分的学子都会看出祝英台是女子。这也是祝英台平日少与他人交往的原因。

????只是今夜。祝英台却以素面真容面对陈操之了!

????陈操之只在进房时看了祝英台一眼。便只专注于棋枰。打开棋。拈子在手。

????祝英台道:“这夏月敷粉真是恼。左颊生出了个小红——”

????陈操之头也不抬的道:“夏日出汗不畅。自然要长。”祝英台问:“那么重兄。我不敷粉可好?”

????陈操之淡淡道:“还是敷粉吧。晚边洗净便是。英台兄敷粉更有俊逸之气。”

????祝英台便不多说什么了。二人纹枰对弈。棋到中局。外面下起了暴雨。此时棋局激战正酣。窗外的雷鸣闪电风雨交加。棋盘上二人也是短兵相接。激烈异常。

????台道:“这棋局太繁难了。子

????是招招紧逼。毫容情啊。子兄前日容让了一不是以为从此以后与我再无对弈的机会了?”

????陈操之道:“岂敢相让。以英台兄的棋。哪敢放松半分。既为同窗。又居同郡。日后总有相见之日。又怎么会再无对弈的机会呢。”

????祝英台问:“在华渡口。子重一再请我不要送。为何后来一句也不提了。难道真我一直送你钱唐?”

????陈操之微笑道:“自然要送我回钱唐。”

????“为何这般肯定?”祝英台傲气上来了。

????陈操之道:“因为要顺路回上虞嘛。”

????“啊!”祝英台惊:“你又知道了?”

????陈操之道:“哪有把婢全部带上为人送行的?而且先前你的一个仆人对冉盛说过了。是上虞。冉盛告诉了我。”

????祝英台细长妩媚的眼盯着陈操之。问:“这么重兄是认为我并无诚意。是欺骗你了。本就不是特意为你送行?”

????陈操之抬眼看着祝台。微笑:“何必在意。能与英台兄一路同行回乡。是大快事。”

????祝英台闷闷不乐。又下了几手棋。心绪不宁。很快就输了。收拾棋子时终于忍不住说道:“半月前英亭回会稽。不是。是回上虞。我本来是要与他一道回去的。但想着徐博士的《焦氏易林尚未授完。就决定留下继续听讲。而|又知道子重兄是月底前要回去的。正好一路同行。事先未明言。只是觉的这样比较有趣而已——前日子重兄离开吴郡南城亭之后。我便向徐博士辞行。半路上遇到徐和刘尚值。说你走的是华亭这条路。我便一路赶来。一追到华亭渡口也未见你的踪影。问渡口公。说并未见到有你这样的少年郎渡江。我就知你去了陆氏庄园。便在客栈住下再等你一夜。若你次日一早还不启程。那我就独自过江先行了——”

????|之道:“抱歉抱歉。我并知道你也要回乡啊。”说罢。拱手道:“夜深了。我回房歇息。英台兄晚安。”

????陈操之走后。祝英独自在棋枰边坐了很久。高傲的性子让她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很不满意。不明白为什么要向陈操之解释那么多。有必要吗?心想:“陈操之去陆氏庄园是见花痴陆吧。竟半句也不提。我又何必向他解释那么多!”

????思来想去。心绪难平。又命小婢去中取出一面精美铜镜。在油灯下揽镜自照。心道:“难道我容貌这似男子吗?不敷粉陈操之竟然不觉有异。这个陈操之就琴棋书画聪慧过人。其他的可|够迟钝的。”看来看去。忽将髻上巾解下。又散开发髻。让一头青丝披散下来。再看镜中。宛然好女子了——

????祝英台轻叹一声。衣上床。辗转难眠。

????……

????次日一早。雨还在下着。陈操之不顾店家挽留。雨上路。对祝英台道:“这端午前的雨没完没了的。若要等到晴天朗日再上路。那端午节的在路上过了。

????”

????这雨紧一阵慢一阵。竟然一日不停。未到傍晚。陈操之台一行便早早投宿。免驾车的黄牛太累。牲口病倒了可不妙。

????这日夜里祝英台并未请陈操之过去清谈或者手谈。陈操之自顾看书习字。四月二十六日天又晴。这日赶了七十里路。到了盐官县。明日若天气好的话就能赶到杭。

????夜里。陈操之追思凝想。在写《一卷冰雪文》。冉盛也在一边笨拙的执着一支紫毫笔在写字。嘴里咕道:“没想到笔这么沉。沉的我使唤不动。”

????来德道:“难不成锄头还沉。”

????冉盛道:“比锄头沉重十倍。我笔写了一会就手都酸了!”

????祝英台在外叩门道:“子重兄——”

????陈操之道:“英台请进。”

????冉盛便去开门。祝英台独自一人进来。跪坐到几案前。看了看。问道:“子重兄写的什么。可肯让我一观?”

????陈操之便将一叠纸递与祝英台。说道:“闲来无事。追忆父祖及先贤往事。以及平日道听说。仿前汉刘向《世说》写一些笔记体小短章。待写成后。取名《一冰雪文》。”

????祝英台看了两则。喜道:“妙文。容我抄录一份。”略坐一会。便带着这一叠书稿回房抄录去了。

????————————

????今年天的真早。今夜下冷雨。小道码字到凌晨。听着寒雨敲窗。不胜冷栗。请求书友们月票温暖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