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七、抉择-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七、抉择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七、抉择2017-11-15 15:4:46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为广陵名医杨泉建议陈母李氏多食山楂,现在七月初熟的野山楂已经可以食用,陈操之带着冉盛来德,踏遍西湖周围群山,采得几篓野山楂果,这些形状如小梨子一般的野山楂果色泽鲜艳,有红色的有黄色的,晶莹玉润象一颗颗玛瑙,简直让人舍不得入口。*-*

????陈母李氏每日食山楂十余枚,但山楂有些酸,陈母李氏的牙齿吃不消,陈操之就请来福妻子曾玉环将山楂果切片晒干,磨成粉,调以精面和蜂蜜,制成山楂丸,让母亲每日食几丸,老僧支度开的药剂也每日坚持服用,但似乎无甚效果,母亲的身体并不见好。

????陈操之心想:“母亲年纪大了,这种先天性的心脏病是痊愈不了的,只要病情不加重就是万幸了,现在唯一做的就是让母亲开心一些,希望四伯父和三兄陈尚早日带来入籍士族的好消息,母亲曾经说过,父亲生前也对钱唐陈氏沦为寒门叹息不已,若是入籍的好消息传来,可知母亲有多高兴。”

????转眼又是一年的七月初七,七月初七是乞巧节女儿节,只是这日天气不,阴霾重重,到傍晚时干脆电闪雷鸣,下起大雨来。

????小婵青枝很是失望,她二人还盼着祭拜天孙织女乞巧呢,桂圆红枣子花生,瓜子,还有茶酒和瓜果等祭品都已准备好,但这种大雨天气如何能露天乞巧啊!

????东晋时月老的说尚未流传开来,所以天孙织女除了赋予少女们聪慧的心灵和灵巧的双手,还肩负着月老之责,管着人间姻缘,会赐予虔诚祭拜的少女美满的姻缘,天孙织女与牛郎银河永隔以大愿力祝福人间痴情女子吧。

????晚饭后,小婵青枝沐浴一,坐到陈母李氏卧室陪老主母闲话,陈操之和宗之润儿也过来了。

????润儿道:“小~姐,何乞巧啊,润儿也要拜天孙乞巧。”

????小婵听着楼外紧一阵一阵的雨声,有些意兴阑珊道:“这大雨天,不见月亮不见星星,如何乞巧啊,今年是乞不成巧了。”

????青笑道:“润儿小娘子这么聪明,还需要乞巧吗?”

????润儿道:“润儿觉丑叔最聪明。润儿想求天孙让润儿学会作画围棋和吹箫——”

????小婵被逗笑了。说:“学这些何必求孙。求你丑叔便是。

????”

????陈操之微笑道:“润儿是想求了天孙之后。然后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会了事。”

????陈母李氏笑了起来。说道:“世上哪有这等便宜事。这些还得勤学才行。”

????润儿被丑叔说中了心事。忸怩道:“好嘛润儿好好向丑叔学就是了。可是小婵姐姐青枝姐姐向天孙求什么呢?”

????小婵和青枝还没回答丫环英姑笑道:“是求姻缘的吧。”

????小婵青枝都脸红否认,说她们只求心灵手巧针织女工技巧娴熟。

????陈母李氏道:“老妇糊涂了,都忘了小婵青枝今年几岁了?”

????青枝答道:“二十一岁,小婵姐姐长我一岁。”

????陈母李氏道:“啊,都过了二十岁了,是该为人妇为人母了妇为你二人留心一下,有那殷实的农户合适的子弟把你二人体面地嫁出去。”

????小婵急道:“老主母,小婵要服侍你一辈子照顾宗之和润儿长大不离开陈家的。”

????陈母李氏忽然想到小婵青枝还不算是西楼陈氏的人,她二人注的是丁氏家籍二人还得丁氏族长同意签押才行,便道:“改日让操之去向幼微说一声,看看丁氏家主的意思,女大当嫁嘛。”

????小婵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青枝也说决不离开陈家。

????陈操之道:“两位姐姐不用着急,我母亲也不是硬要把你二人嫁出去,总要你们自己愿意才行。”

????陈母李氏笑道:“就是啊,难道老妇还舍得把你们硬嫁出去!”

????润儿道:“嫁出去了就没有小~姐姐青枝姐姐了,润儿会难过的。”

????小婵青枝二婢都道:“不嫁,不嫁,就陪着润儿。”

????陈操之岔开话道:“我看这大雨停了,云层散开,就能看到月亮和星辰。”

????但陈操之这回似乎料事未中,大雨不停地下着,有下一整夜的势头,原本闷热的天气却是清凉了,这是秋季了啊。

????陈操之待母亲睡下后,便上三楼书房读书习字,他现在用功最勤的是《焦氏易林》和郭象的《庄子注》,尤其是《庄子注》的玄学“独化论”,在时下流行的王弼何晏的玄学中显得独树一帜,郭象反对王弼以“无”为本的本体论,玄学家的本体论,都不是讨论自然界或客观世界的存在问题,而是解决人的生命存在以及精神生活的问题,本体问题同心灵境界问题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郭象的“玄冥之境”是一种超道德的精神境界,从中可以理解为什么魏晋名士会做出很多“非汤武而薄周孔”的违背世俗道德的惊人之举——

????陈操之每日都要读书到深夜,青枝带着宗之和润儿歇息去了,小婵还陪在陈操之身边,做些针线女红,不时抬眼瞄陈操之一下,看着操之小郎君灯下专心致志读书习字的样子,心里特别的宁静温馨,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时末,小婵便催促道:“小郎君,该歇息了。”忽然扬眉抬眼,作出倾听的神态,惊喜道:“雨停了。”急忙起身到楼廊上一望,压抑着喜悦的叫声:“乌云散了,我看到月亮了!”

????陈操之起身道:“小婵姐姐还要拜天孙吗?”

????小婵道:“未过子时,就还是七月七,可以祭拜的。”

????陈操之道:“那好,我来助小婵姐姐。”

????陈操之将三张金丝楠木几案搬到三楼露台上,小婵把桂圆红枣子花生,瓜子有茶酒和瓜果这些早已准备好的祭品摆上几案,捧来香炉,点上香,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去叫一下青枝,她不想错过乞巧的。”

????青枝睡眼惺忪地来了,喜道:“真能看到月亮了好了,小婵姐姐运气好

????陈操之负手立在一边,看着小婵和青枝恭恭敬敬地祭拜天孙,雨虽然停了,但四面天际犹有云霾,只天心偏西一侧有一大块朗朗无云,正好看到那一弯上弦月,被雨水洗过一般清亮莹澈,云隙间还点缀着疏疏几粒淡星。

????陈操之不禁想起陆葳蕤,心道:“不知吴郡那边天气如何葳蕤会等到这云破月出的一刻吗?”

????小婵和青枝刚刚祭拜毕,一片云翳漫过来,月亮就遮住了,二人高兴极了说好运气好运气,又交头接耳吃低笑。

????……

????名医杨泉叮嘱陈母李氏莫要风寒感冒,但老年人体质虚弱,对这风寒可谓防不胜防,七夕之夜大雨不断,天气转凉,陈母李氏就感冒了嗽低热,服了几贴小胡汤后是退了,但咳嗽一直过了半个月才好。

????感冒是好了质却明显又衰弱了,从一楼上到二楼都气喘不止坐下来就打盹,真正去睡时却又睡不安枕,这让陈操之很忧心,但能请到的名医都请来了,也实在是无法可想,他现在搬到母亲大卧室的外间,里间是母亲与英姑,每夜他都要起来几次去看望母亲,有时母亲睡不着,就陪母亲说几句话——

????七月十五是地帝君的诞辰,陈母李氏一定要儿子去钱唐城杜子恭天师道场参加地官帝君的诞辰庆典,陈操之不敢违母命,一早赶去当日傍晚赶回来,连嫂子丁幼微那里都没去一见。

????陈母李氏风寒咳痊愈后已经是七月底了,看着母亲衰弱的样子,陈操之知道自己不能赴陆葳蕤之约了,去华亭来回最快也要八日,便写了一信,将画好的那幅陆葳蕤与山茶“瑞雪”的《赏花图》让来德和冉盛一并带去华亭,至于陆葳蕤说过要陈操之送她的赤绳,因为操之不能亲去自然也就不送。

????来德和冉盛八月初一出的,但直到八月十五中秋节时也还没回来,看看一轮明月升上来,荆奴有些着急,来问陈操之,陈操之道:“他二人想必又去了吴郡,估计这一两日就会回来。”

????正说着,坞堡大门传来击声,冉盛的大嗓门喊道:“荆叔,开门,我和来德哥回来。”

????荆:大喜,赶紧去开门,冉盛进门道:“我二人为了赶回家过中秋,今日行了一百五十里路,还真有点累了。”

????来德和冉盛顾得歇气,径随陈操之进书房,来德取出包裹,将陈操之写给陆葳蕤的信和画送还,说道:“陆小子不在华亭。

????”又取出一信:“这是陆小娘子要刘君转交给小郎君的信。”

????冉盛道:“小郎君,我与来德哥初六日赶到华亭,华亭墅舍的管事说陆小娘子不在华亭,我二人便赶去吴郡,见到了刘郎君,却道陆小娘子之兄病重,陆太守已经不理公务,整日忙着为儿子求医,信是陆小娘子早几日交给刘郎君的,陆府现在比较忙乱,我与来德哥商量,这信和这画就没有送进去——”

????陈操之看罢陆葳蕤的信,眉头深锁,说道:“来德小盛,你们做得对,辛苦了,赶紧去用饭。”

????来德冉盛下去之后,陈操之独自在书房默坐——

????陆纳只有一子一女,视若珍宝,这陆长生服五石散致病,一向瘦骨零丁,这次宿疾作,只怕凶多吉少,次杨太医说起陆长生都是摇头。

????陆葳蕤幼年丧母,现在这兄长也是命不长久,这世间的生命是如此脆弱亲情短暂,想起自己两世的父母,陈操之深切感受到了魏晋人的深情和感伤,伤心人各有怀抱,无从怜惜无从安慰——

????……

????中秋节后的第五日,陈尚又从建康回来了,与陈操之在书房密谈。

????陈尚道:“十六弟,我这次回来是请你赴建康的,你一定得去一趟了。”

????陈操之问:“三兄,入士籍之事怎么说?”

????陈尚道:“这次申请入士籍的分别是我钱唐陈氏汝南梅氏琅琊孙氏阳郑氏分支诸城刘氏分支范阳卢氏分支,一共六姓,大司徒司马昱接见了这六姓族长,又召集祠部尚书左民尚书以及谱牒司贾令史商议,报请皇帝御裁,皇帝命大司徒召集各州大中正审定,赞成与反对各半,一时无法决断,反对认为规矩不能改,否则的话士庶之分何在?士族尊严何在?而赞成则说这六姓本是北方士族,南渡后因考核不当才致沦为寒门的,其中汝南梅氏琅琊孙氏是举族南迁的,因为渡江比较晚,在江南无立足之地,也谋不到官职,是以成了庶族,而颖川陈氏诸城刘氏范阳卢氏阳郑氏都是族中分支南迁,嫡系依旧留在北地,有的已受到;;氏慕容氏的重用,所以对这些南迁的士族应予以奖恢复其士族地位,以示皇权南移,江左士族才是正宗,这样可以笼络北人之心,会有更多归附——”

????陈操之点头道:“朝中官吏还是有识见的,并非一味死守士庶之别。”

????陈尚道:“但固执的还是占多数,若不是桓大司马派书记袁宏来见大司徒司马昱,这入籍之事只怕就无疾而终了,桓大司马威望素着,他建议陈梅郑卢刘孙六氏分别派最杰出子弟赴建康,由大司徒和十八州大中正当面审核,看六姓子弟当中是不是有杰出之才高尚之德,然后根据审核结果评定这六氏优劣,最终决定是否有资格重归士籍?”

????说到这里,陈尚殷切注视陈操之,说道:“十六弟,这是你扬名建康的绝好时机,桓大司马的提议应该是出于~参军之谋,~参军极为看重你的才识,早就说过,江左年轻一辈,唯谢玄王献之顾恺之陈操之四人尔,十六弟若到了建康,我钱唐陈氏不入士籍也难。”

????—————

????第一更四千字到,夜里十二点前还有五千字的更新,请书友们支持小道,支持陈操之渡过眼前的难关,一起努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