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三十一、勇健夜叉-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三十一、勇健夜叉

卷二 深情 三十一、勇健夜叉2017-11-15 15:4:58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卷二深情三十一勇健夜叉

????三楼书房的顾*之徐等人听到喧闹声。**-**下来询问出了

????陈操之也不及细说。叮嘱小婵青枝照顾好母亲还有宗之和润儿。他快步下楼。刘尚值顾*之徐丁春秋陈陈谭都跟了下来。陈氏族人已经聚在院中。陈满正命令荆奴和冉盛把厚重的青冈木大门闭上。陈家坞这楼堡建筑本就是用以应付乱世时的乱兵和山贼的。大门一闭。堡外即便有数百人一时半会也攻不进来。冉盛嚷道:“怕他们什么。看我一个人打的他们鬼哭狼嚎——”不肯关门。

????陈操之上前问:“来的是鲁氏家族的人吗?”大步到门前一望。就见一大群手执棍棒鱼叉的农夫吆喝着赶来。约有四五十人。离堡大门只有二十来丈了。

????来福认其中几个。:“小郎君。他们是鲁氏佃户。”

????冉盛手里握着橡木棍。兴奋的叫道:“小。看我的。有我一人来对付。”

????陈操之知道冉盛力无比。有没事拿个棍子。荆奴还在一边指点。荆奴虽然断了一。但看那样子。象是有点武艺的。

????此时荆奴就站在一。不止冉盛。似乎很愿意冉盛勇武。

????顾之挤了过来。非常好奇。连问:“是做什?这是做什么?”有两个带刀的顾,部曲紧紧跟在他后面。

????那伙鲁氏佃户距陈家坞大门五丈处停下了脚步。就听后面有人喝道:“冲进去。给我打给我砸。抢到的布帛银钱就是你的。不要怕触犯刑律。这世上还有比杀人更大的罪吗。我兄是鲁氏家主被陈家坞的狗贼杀害。我们要报仇。尽管打尽管抢——”

????这伙鲁氏户闻言“”的一声紧握棍棒鱼叉还有扁担铁。向陈操之等人冲来。

????陈操之道:“小盛。莫要伤人。先立个威。”

????“好嘞。”冉盛大吼一声象豹子一般飞跃而出。口粗七尺长的橡木棍“霍”的一声砸下。把在前面那个佃户手中的鱼叉劈断棍头一扬。顶在那双手震麻的鲁氏户胸口。骂道:蠢货。还想来陈家坞抢东西。给我滚。”棍子用力一顶。那户往后便倒。连带撞翻了后面好几个人。

????鲁主簿的弟弟鲁骏喝道:“冲上。先打翻这大个子。”

????冉盛大吼一声。双目尽赤猛冲过去。或用棍扫。或用脚踢。将一群鲁佃户撞的七颠八倒。在力大凶猛的冉盛面前。这伙乌合之众又能有什么用。而且他们与陈家坞又没深仇大恨。听说可以抢些钱帛才来的。谁肯出死力所以冉盛很轻易的冲到鲁骏跟前——

????鲁骏身边有几个家。挥舞着棍棒想要拦住冉盛。冉盛心里清楚的很。那些佃户可以放过。这鲁氏家仆却要教训教训。橡木棍横扫。那四五个鲁家仆手中的棒折的折飞的飞。有些连手臂也一起折了——

????冉盛接连几棍。将鲁氏家仆打翻在的。左臂一长当胸揪住白白胖胖一如乃兄的鲁骏。右手橡木棍一丢。脸就给了骏两个耳光。打鲁骏白脸通红。血痕然。两边大牙全掉了。嘴里往外吐血牙。再也无动手下户冲进陈家坞打砸抢了。只会大声呻唤叫痛。

????冉盛用脚尖勾起橡棍。握在手里。另一倒拖着肥胖的鲁骏。不是提不动。就爱拖死狗一般拖着。

????那一伙鲁氏佃户惊的呆了。见冉盛拖着鲁骏过来。非但不敢阻拦。还往两边让开。这高大少年太吓人了。脖颈青筋暴绽。双目如血——

????冉盛回到大门前。将鲁骏丢在的上。用脚当胸踩住。对陈操之道:“小郎君。罪魁抓来了。请小郎君处置。”

????顾*之身后的两个佩刀部曲骇然。陈郎君这个少年家仆实在太凶猛了。若上战场。那就是旗斩将的猛将啊。

????顾*之大赞:“小盛。你真厉害。威风凛凛象勇健夜叉。瓦官寺的勇健夜叉我就画你了。”

????满嘴是血的鲁骏“哟哎哟”呻吟。被冉盛大脚踩住胸口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陈操之道:“冉盛。开他。取绳索绑了。等下交给汪府君。”

????来德取了绳子来。将鲁骏结结实实捆了。来德问:“小郎君。要将这人送到县上去吗?”

????陈操之道:“先丢这里。汪府君马上会到的。”说了声:“小盛。守住大门。”便与刘尚值顾之徐丁春秋进门去。见母亲正倚栏下望。便赶紧上楼去。向母亲报平安。扶母亲进房歇着。

????母李氏心跳的厉害。说话都费力了。上床侧卧着休息。陈操之就坐在床前箱檐上陪着母亲。心里痛恨钱唐鲁氏。竟敢带着佃户来打抢。鲁主簿是死有余辜。霸占陈流妻子。平日里作威作福占人田的的坏事没少做。这鲁

????族看来是恶贯满盈。这回却彻底让其沉沦吧。

????陈操之在母亲床前坐了不到一盏时间。来德上来报。汪府君吴县尉到了。

????陈操之向母亲说了一声。来到楼下。却见除了钱唐县令汪德一和吴县尉。丁春秋之父丁异也来了。

????丁异知鲁氏带人陈家坞报复。担心伤到了儿子丁春秋。是以急急赶来。在枫林渡口遇汪县令——

????汪县令正是赶去陈家坞调解陈鲁二族纠纷的。听丁舍人说顾悦之之子顾*之也在陈家坞。很是担心。若顾*之被鲁氏的人打伤。他可没办法向荆州别驾顾悦之待。汪德一在钱唐任期已满。近日便要赴荆州宛县任县令。就是顾悦之手下啊。荆州别驾是辅佐刺史的五品官。权力犹在太守之上。汪德一如何不忧心如焚!

????汪德一丁异。还有吴县领着二十名步弓手急急忙忙赶到陈家坞却见那一大群四五个鲁氏佃户傻愣愣的立在陈家坞大门前。汪德松了一口气。心想:“没打起来就好。”待到门前一看脸颊红肿嘴吐血水的鲁骏被绑成一个大粽子丢在阶下。

????陈操之向汪令吴县尉说明当时情况。问如:置这个领头打砸抢的鲁骏?

????这时丁春秋来见父丁异。刘值徐顾*之也一同来拜见。汪县令曾见过顾悦之顾之除了没白头之外。貌与酷似。顾悦之是少年白头为尚书左丞。有一次与大司徒司马昱清。司马昱知顾悦之与其同。便戏问:“卿何以以先?”顾悦答道:“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质。经霜弥茂。”时以为机智妙语。

????汪德一正与顾*之徐暄。属下来报。文谦县令在外请汪府君相见。

????陈操之微微冷笑。问:“本县只有汪君一个县令哪里又出来一个县令?”

????汪德一道:“陈公有所不知。本县即将离任。文谦是暂代钱唐县令一职的。郡署下的文书。”刘尚值笑道:“又一个暂代的。”

????顾*之听出名堂来了。问陈操之:“子重。这个县令与吴郡的丞郎是何关系?”

????陈操之道:“叔侄关系。”

????顾*之笑道:“做叔父的自己也是暂代太守之职。却赶紧下文书任命自己侄儿暂代钱唐县令。县令是朝廷任命的。这个县令又暂代到几时?”

????陈操之刚才已听说德一要赴荆州任职便问:“府君与文谦办了交接手续否?”

????汪德一道:“本想两日交接的。不想就出了这等大事!”

????陈操之道:“那好。汪府君可以离任之际为钱唐百姓除一大恶。这等政绩传到建康也助长府君声望。”

????汪德一不知陈操之指的是什么。鲁主簿已被陈流杀死。大恶是鲁骏吗。都已经被打这模样了。而且鲁氏佃户也没冲进陈坞打抢伤人。不了鲁骏重罪的。不过他现在即将离任也不怕的罪鲁氏以及鲁氏背后的氏。若能搞出一点好名声出来对他日后仕途升迁很有利。更何况顾*之就在眼前。便道:“不知公子指的是哪一大恶?”

????这时。一个衙吏来请汪府君去见县令。文谦自然是不会进陈家坞大门的。

????汪德一不耐烦道:“什么县令。不是尚未办理交接吗。文谦还算不是钱唐县令——文谦既然不进来。那就让他在外面等着。”这是寒门-令汪德一第一次在钱唐士面前如此威风。

????陈操之当即把鲁主冒注士籍侵占良田逃避租赋之汪县令和吴县尉丁舍人面前一一说出。陈之早命来福留打听钱唐鲁氏占人的之事。现在一项项说出。就是要让钱唐鲁氏永不能翻身——

????汪德一眉头紧皱。这事他亦有风闻。无人检举他也就装作不知。现在陈操之说了出来。边上丁舍人顾*之都听的清清楚楚。不纠察此事说不过去了。心想吴县尉平日也与鲁主簿勾结。肯定知道这事。从中没少好处。便问:“吴尉。你说此事该如何查办?”

????吴县尉支支吾吾。说鲁主簿已死。这事不大好追查。

????丁异决心帮陈操之一。打击鲁,背后的氏也丁氏利益之所在。说道:“冒注士籍是大罪。若汪府君觉的案情棘手。那就报请州刺史派人来办理。

????”

????汪德一当即决定。查办此案。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