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五十二、三十载旧怨-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五十二、三十载旧怨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五十二、三十载旧怨2017-11-15 15:5:26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前这个十七岁少年以其多才纯孝在建康已是家喻户,今日见,虽然穿的是粗糙麻衣,头亦童子披垂在肩头,挺拔的身材漆黑的长温润明净的笑容让人一见心喜,而且灵隐寺距玉皇山约二十里,陈操之步行来回,未见倦容,王劭贾弼之不禁暗暗称奇。***提*供阅读-**

????王劭年近四十,白面微须,姿容俊雅;贾弼之年未满三十,眉目清朗,风度翩翩,都是建康风仪一流的士族高士。

????王劭道:“今日得览钱唐山水得识钱唐人物,不亦快哉!钱唐陈操之的风仪书法绘画,我等已见识过,果然名下无虚,不知清谈音律围棋又是如何的让人惊艳?”

????陈操之含笑道:“王内史贾令史见谅,守孝期间操之不敢围棋清谈,至于音律,日晚我要在母亲墓前吹奏竖笛数曲,两位尊客若不弃,可以听之。”

????王劭贾弼之都道:“愿闻清奏。”

????陈操之净面洗手,然后取出柯亭笛,缓步走到亲墓前,立在两株柏树之间,在沉沉夜色下吹奏《青莲曲》和《忆故人》,这两支曲子每日必吹的,因为亲喜欢这两曲子

????玉皇山的夏夜清爽宜人,山脚下是大片的竹林,半山腰以上则是苍松翠柏,四月初,蚊虫尚未肆虐,只闻山鸟的鸣叫,满天星斗逐次闪现,幽深幽静,让人沉醉。(〕

????王劭走到山脚下才回过神来,叹道:“陈操之的竖笛,当真是神乎其技了,桓野王只怕也要瞠乎其后了。”问贾弼之:“贾兄以为这陈操之当得何等人物?”

????贾弼之道:“不是有江左卫之美称吗,今日一见,诚然是卫叔宝一流的人物。”

????王劭摇头道:“卫叔宝病弱,何比得陈操之精神内蕴风采奕然,我看陈操之当是夏侯玄刘~一流的人物。”

????夏侯玄是曹魏宗室,美风仪,精玄学善清谈,与何晏齐名,号称“四聪”之一;而刘~则是大汉宗亲,曲胡~退胡骑数万的那个刘~,少年时就有“俊朗”的美誉,与陆机陆云潘岳左思等人同为二十四友,豪华奢侈,八王之乱后,刘~由名士为名将,与祖~一同抗击匈奴与人,晋帝封其为司空都督并冀幽诸军事,后虽兵败身死,然英风烈烈,世所景仰

????刘~是桓温最仰慕之人,桓温自以雄姿风气是司马懿刘~之俦,有人却把他比作王敦,王敦是王导从兄,王导对晋皇室忠心耿耿,而王敦则心怀异志,永昌元年王敦起兵作乱,几有取代晋室之势,后病死军败,所以桓温听到有人比他作王敦,当然大不悦,意甚不平,永和十二年桓温第二次北征,俘得一巧作老婢,访之,乃刘~家,老妓一见桓温,便然而泣,桓温问其故?答曰:“公甚似刘司空。(〕”桓温大悦,整理衣冠,又呼老妓问详细。老妓云:“面甚似,恨薄;眼甚似,恨小;须甚似,恨赤;形甚似,恨;声甚似,恨雌。(〕”桓温褫冠解带,昏然而睡,闷闷不乐数日

????陈尚和丁春秋听到王劭如此夸赞陈操之,陈尚喜出望外,丁春秋喜中带。

????贾弼之虽然也对陈操之印象极佳,对王劭把陈操之比作夏侯玄刘~,还是觉得过誉了,不知王劭为何会对陈操之如此不吝赞美?

????王劭心知贾弼之的疑惑,避开陈尚丁春秋,微笑道:“贾兄是否认为我把陈操之比作夏侯玄刘~是过誉?”

????贾弼之虽是北士族,毕竟不是高等士族,与琅琊王氏这样的高门少有往来,摸不清王劭到底是什么意思,便含糊道:“王内史有知人之明,贾某佩服。”

????王劭呵呵笑道:“陈操之不过是新进士族,再如何英姿超拔,又如何比得了出身高贵的夏侯玄和刘~!”

????贾弼之睁大眼睛道:“那王内史的意思是”

????王劭笑道:“君子成人之美,贾兄知之乎?”

????贾弼之琢磨了夜,猛然醒悟,王劭这是在为陈操之造势,王劭为何要替陈操之造势?是因为陈操之与陆纳之女有私情的传言,王劭兴致勃勃来见陈操之,想必是要验证一下陈操之是否真有那样的魅力能让陆氏门阀的女郎倾心,今日见,王劭应该是对陈操之的风仪气度比较赏识,认为陆氏郎倾心于陈操之绝非子虚乌有之事,所以决定为陈操之造势,为的是助成陈操之与陆氏的婚姻

????想明白了这一点,贾弼之又是笑又是摇头,王劭这样帮助陈操之并不是什么君子成人之美,而是出于对陆氏的旧怨,贾弼之熟知本朝典故,永嘉南渡之初,江左士族对琅琊王司马睿在建康称帝抱有戒备之心,不来朝拜,东朝廷很

????,王劭之父王导忧心如焚,到江左士族的支持,势必难以维持,所以王导特意安排司马睿于三月初三肩舆出巡,北名士骑马护卫,威仪煊赫,让江东士族见识一下皇帝出巡的隆重与威严,果然,以顾荣纪瞻为的江左大族就来朝拜了,王导结交招揽江左大姓,收效显着,只有吴郡陆氏王导跌了颜面,那便是陆玩拒婚之事

????当时王导为进一与江左士族交,为其从子向陆氏求婚,陆纳之父陆玩拒绝,辞以不敢高攀陆王联姻是乱了伦常秩序,其实骄傲的陆玩更认为吴郡陆氏位高于琅琊王氏,不屑与王导联姻,还有一个原因是陆玩不习惯北方人的习俗,王导请他赴宴,用珍贵的乳+待客,陆玩食酪致病,上吐下泻,差点丧命,恨恨道:“仆虽吴人,几为伧鬼。(〕(〕”哪里还肯女儿嫁入王门!

????对于陆氏拒婚之事,琅琊王氏深以为耻,虽然王导雅量非常,不以为忤,王导子侄都是心里憋闷,王劭那时虽然年幼,却也记忆犹新,从此,北方士族极少与江东士族联姻

????而现在,传出陈操之与陆纳之女有私情的流言,这个陈操之出身钱唐陈氏,上月还是寒门,本月才擢升为士族,位卑微,若最终陈操之娶到了陆氏郎,那琅琊王氏就等于出了一口恶气,陆氏郎不嫁高门王氏,却要嫁次等士族陈氏,岂不是咄咄怪事,这不是陆氏自己给自己蒙羞吗,所以王邵要为陈操之娶陆氏郎提供尽可能的帮助,即便娶不到,只要事情闹沸扬扬也就足够

????贾弼之摇着头笑,想起在草棚里看到谢道写给陈操之的信,心道:“王劭王内史,你莫要太得意,你以为你能利用陈操之损及吴郡陆氏的名声,一旦谢道与陈操之的情事败露,琅琊王氏更要颜面大跌了,谢道可是拒绝了王凝之求婚的,王凝之不也是琅琊王氏一族吗?嘿嘿,这个陈操之,竟让南北两大门阀郎倾心于他,真是不可思议,待他除服出孝入建康之日,只怕就是南北士族掀起大波澜之时。(〕”

????贾弼之受~超嘱托,对钱唐陈氏入士籍可谓尽心尽力,与陈尚交情也不错,今日见到陈操之,也印象极佳,认为~嘉宾有眼力,陈操之的确是难得的才俊,自现谢道的信后,又察知王劭有意助陈操之追求陆氏郎,这让贾弼之颇为忧虑,怕会由此造成渡江士族与三吴士族之间的矛盾,那样,恐非国家之福。

????贾弼之觉得事关重大,决定回建康后向友~嘉宾说知此事,~嘉宾眼界开阔足智多谋,自会洞察其中利害,陈操之也是~嘉宾看重之人,日后要入西府效力的,究竟该如何做就由~嘉宾定夺,反正陈操之要去建康也是明年底后年初之事,倒不用着急。

????……

????四月初九,钱唐陈氏族长陈咸与从弟陈满及长子陈尚三人来到县城,亲眼看着贾令史与祠部吏部官员改注簿籍将钱唐陈氏列入士籍这一让陈氏族人铭记的时刻,钱唐陈氏从此是士族了,拥有了自己的家籍,象来福那样的荫户就将列入陈氏家籍,无须应官府的徭役。

????这是轰动全县的大事,固然是有人艳羡有人嫉妒,不管怎样,包括褚氏在内,都明白唐陈氏崛起之势沛然不可阻挡。

????应陈氏的要求,颁赐给陈氏的二十顷良田就在明圣湖畔,与陈氏原先的三千多亩地连成一片,这二十顷计二千亩地是原先鲁氏家族的,可叹那鲁氏前年还想图谋陈氏的田产,未想今日氏田产反而归了陈氏!

????至于赐给钱唐陈氏的二十荫户,月底由陈氏报上来本县主簿从县户籍上将这二十户注销便是。

????陈氏欢喜褚氏愁,褚俭从吴郡来到钱唐,等于是停职待审了,他的头已全白,每日坐卧不宁,苦思却无对策,心知不能再等下去,不然的话钱唐褚氏会沉沦到底,褚俭决定忍辱负重去求陈操之为他向王劭说情,想想王劭到钱唐的当日便去拜访陈操之,归来后更是在钱唐各士族家主面前盛赞陈操之,可见陈操之在王劭心里量之重,若陈操之肯为他关说,那褚氏或许就能渡过这一难关,陈操之毕竟是少年人,只要他卑词厚礼,未尝不能将其打动。

????第二更到,请书友们给几张票票吧,分类月票前六危哉了,果明天中午十二点前能上到第五位,那么明日继续六千字更新,寒士越来越精彩了,相信书友们感觉到了,来吧,砸票吧,与第五位相差也不多。(阅!〕

????WWW.69ZW.COM六九中文首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