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五 假谲 六十七、翁婿默坐-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五 假谲 六十七、翁婿默坐

卷五 假谲 六十七、翁婿默坐2017-11-15 15:10:28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七翁婿默坐

????暮色下,陈尚陈操之沈赤黔及沈氏私兵十余人出了琅琊王府,策马往城北横塘方向而去,陈操之要先去顾府拜会顾悯之,自去年二月入建康以来,他与三兄陈尚都是借住在顾府,顾府上下都极友善,陈氏在秦淮河畔营建的宅第东园两个月前就已竣工,但顾悯之仍留陈尚住在顾府,说等陈操之出使归来再从钱唐接了女眷入都然后乔迁新居不迟,但陈操之这次回来随从太多,冉盛有二十名军士沈赤黔有十六名私兵以及仆役数人,还有丁立诚一家九人,顾府虽大,也住不下这么多人,所以冉盛已经先带着手下军士去东园,购买简易卧具,又向顾府借了两个厨娘两个灶下婢到东园作炊——

????顾悯之见到陈操之,甚是愉快,即安排厨下备酒食款待,丁立诚也被留在顾府晚宴,饮宴间,顾悯之少不了也要询问出使北地的情况,陈操之只说辩难胜窦滔舌战氐秦群儒,以及在邺城利用慕容恪与慕容评之间的矛盾脱困的事,其余都秘而不宣,毕竟那些离间谣言之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一旦消息泄露,被秦燕的密探知晓,北伐之谋就极有可能落空——

????顾悯之又说起卢竦之事,言下之意是为陈操之担心,得知琅琊王司马昱已承诺不会就此事降罪,顾悯之展颜道:“操之深得琅琊王器重啊!”

????陈操之送了两件紫貂皮以及关中河北物产若干给顾悯之,顾悯之笑纳。

????对于张彤云,陈操之甚是感激,葳蕤若非张彤云相助又得她陪伴宽慰,那日子会难熬得多,陈操之让小婵给小顾夫人张彤云送去紫貂皮两件北珠二十颗,还有氐秦的织锦绢帛等物——

????陈尚陈操之兄弟依旧住在顾府,丁立诚一家也留下了,沈赤黔带着其私兵仆从去陈宅东园歇夜。

????依旧是那个独门小院,品字形的木楼,丁立诚一家连同婢仆一共九人已经安排在东厢房住下,陈尚搬到西厢房与陈操之隔壁而居,陈操之先去看望黄小统和另一名折臂的军士,二人的断臂已由建康骨科名医秦雄接续好,裹着气味扑鼻的伤药,上着夹板,左臂是暂不能动了,冉盛派了一名军士侍候黄小统二人还有那两只白隼——

????陈操之安慰了黄小统和那军士几句,便回房中给四伯父和嫂子丁幼微写信报平安,又说大约十一月间会回钱唐,到时接三嫂王氏还有嫂子丁幼微等人入都,陈尚也在书案另一侧写家书,小婵跪坐在一边铺纸研墨侍候,喜孜孜地望着陈操之,一颗心浮跃跃的快活——

????来德笑呵呵坐在外间小婵床前的小案边,就着昏黄的油汀,用一把锋利的小刀给他快要过周岁的儿子削制玩具,可以滚动的木头车手臂连通的小猿侯……削着削着,来德会抬起头眼望虚空,脸露憨笑,似乎他儿子就在边上等着他的玩具玩呢,痴想一会,低头再削——

????这时,听得院中有人爽朗地笑道:“子重,子重,江左卫玠北国游,没有被氐女胡婢看杀吗!”

????“尚值来了。”陈操之笑着搁下笔,与三兄陈尚一起迎出去。

????刘尚值却不是一个人来,一妻一妾还有一个四岁的儿子,妾是阿娇,也有了数月身孕,刘尚值不拘小节,听说陈操之回来,便带着妻儿一起来顾府探望——

????小婵赶忙上前招呼,请刘尚值的妻子钟氏和阿娇到小厅饮茶叙话,刘尚值那个四岁的儿子一看到来德做的小车小猴就蹲在来德身边不动了,抓起一个尚未制好的木猴就说这是他的,刘尚值笑骂:“我这个劣子,只要他喜欢的东西就硬说是他的,看来前世是强盗。”

????来德便说就把那木猴送给刘小郎君,又说木猴还有一些地方需要雕刻得精细些,让刘小郎君先还回来,雕刻好后再给他玩,不料刘尚值这个四岁的儿子疑心来德有诈,怕一交出来就拿不回来了,紧紧抓着木猴别在身后,不肯交出来——

????众人皆笑,刘尚值摇头道:“这个劣子,以前在刘家堡时我老父宠溺过度,是以顽劣异常,待明年我要让他启蒙识字了,少不得要挨打。”

????陈操之与三兄陈尚和刘尚值说北地见闻,自然也是避过要害不说的,刘尚值感兴趣的不是那些,他只对祝英台变身谢道韫十分好奇,问:“子重,听说你去谢府探望谢氏女郎了,她的病情如何?能治愈否?”

????陈操之道:“病情较重,尚不确定能否治愈。”

????刘尚值听陈操之也这么说,那么谢道韫真的是病入膏肓了,当下也恻然道:“我一直认为那祝英台傲气逼人落落寡合,没想到却是女子——”

????“尚值兄,来德明日要回钱唐,你可有家书要来德带回去?”陈操之也的确还没有把握治好谢道韫的病,现在不想多说,所以岔开话题。

????刘尚值也知趣,便住口不言,就用现成的纸笔给钱唐刘家堡的老父写了一封信,又问来德明日何时启程?得知辰时便要动身,刘尚值道:“那我明日一早送些绢帛器物过来,让来德带回钱唐交给我老父,今年年节我是不能回钱唐了。”

????又叙谈一会,刘尚值带着妻儿告辞回朱雀门外寓所,陈操之奔波了一日,也困倦了,洗浴毕,上床安睡,小婵睡在外间,好半天睡不着——

????次日一早,刘尚值驱车来到顾府,将送给老父和族中亲人的礼品用两只大箱装好,托来德带回钱唐,丁立诚也分别给叔父丁异和妹子丁幼微写了信,让来德一并带回去,来德带着两名陈氏私兵,又向沈赤黔借了两名沈氏私兵,押着三辆牛车离开建康回钱唐去。

????陈尚自去琅琊王府当值,陈操之与冉盛去台城尚书台,昨日王彪之请陈操之参与今日与燕国使臣皇甫真的会谈,尚书仆射王彪之既已知晓陈操之伐燕的谋略,对那皇甫真自然就以敷衍了事,双方很快达成各守边境互不侵犯的盟约,为示诚意,皇甫真奉慕容恪之命,向王彪之表示燕军将退出五个月前占领的许昌城——

????盟约达成,皇甫真自是以为得计,这样秦国与晋国的联盟就瓦解了,他燕国可以从容对付秦国,待扫平了关陇平定了凉州,那时铁骑南下,天下定矣,却哪里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切都在陈操之预计的步骤中。

????这日傍晚,天淅淅沥沥下起了冷雨,陈操之乘牛车带着冉盛沈赤黔数人去小陆尚书府拜访,此前板栗往来传讯,陆纳愿意见陈操之。

????候在门厅的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婢见陈操之一进来,转身就往内院跑,这小婢是短锄派来的,任务是一见陈操之入府就赶紧去报知葳蕤小娘子。

????左民尚书陆纳习惯在书房与陈操之相见,他立在书房前的门廊上,看着薄暮细雨中陈操之脚步轻快而来,板栗为他打着伞,半年不见,陈操之俊朗依旧,更有一种英发之气,这样的人物,江左有几人?

????陆纳心里苦笑道:“这个陈操之,一回建康就惹出这么大风波,为了葳蕤痛殴卢竦朱灵宝,据闻皇帝甚是恼怒,意欲削去陈操之太子洗马之职,但琅琊王执意不允,说陈操之有大功于社稷,还要予以封赏,皇帝气得当场拂袖而去——”

????陈操之进到雨檐下,隔着六七步,朝陆纳深深一揖:“操之拜见陆使君。”

????陆纳还礼,请陈操之入书房坐下,小僮上茶。

????陈操之正待开口,陆纳摆手道:“你张姨和葳蕤很快就会来,到时一起共话吧。”

????陈操之微觉尴尬,陆纳这是让他碰了个软钉子,也难怪陆纳有些怨气,前些时传出西府参军祝英台竟是谢道韫这一惊人消息时,陆纳对陈操之颇为不满,问葳蕤,葳蕤却说早已知道,让爹爹不要错怪陈郎君——

????陆纳陈操之这翁婿二人就在书房默坐,好似陷入了玄思冥想一般,陆夫人张文纨和陆葳蕤来到书房时看到这一幕都瞪大了眼睛——

????陆纳微微一笑,从容掩饰道:“文纨你看操之象是万里远行归来的人吗?”

????陈操之赶紧长身向陆夫人张文纨见礼,又向葳蕤施礼。

????陆夫人张文纨与陆葳蕤向陈操之还礼,敛裙跪坐,陆夫人含笑打量着陈操之,说道:“仔细看,还是颇有风霜之色的。”便问陈操之出使经过——

????陈操之从怀里取摸出一卷厚厚的书册,说道:“这是晚辈在出使途中记下的见闻和感受,是想着回来给葳蕤看的。”说罢,双手呈上。

????陆夫人张文纨笑吟吟看着陆葳蕤,陆葳蕤俏脸红似朝霞,起身接了书册,想了想,先呈给爹爹陆纳——

????陆纳翻看了几页,陈操之那独树一帜的左手行楷就让他心里暗赞一声,又见这厚厚一册字数当在五万言开外,可见陈操之的用心,陆纳心下大慰,操之对葳蕤用情甚深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