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五 假谲 六十九、留得枯荷听雨声-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五 假谲 六十九、留得枯荷听雨声

卷五 假谲 六十九、留得枯荷听雨声2017-11-15 15:10:31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九留得枯荷听雨声

????九月十五日辰时,燕国使臣皇甫真在太极殿觐见大晋皇帝司马奕,然后启程归国,陈操之少不了要相送一程,从白鹭洲码头回到建康城已是午后,又陪着丁立诚去台城尚书台拜会尚书仆射兼领吏部尚书王彪之,丁立诚是士族子弟,原是益州犍为郡武阳县县令,益州刺史周楚称其官声颇佳,现在又有桓温举荐,既非超升,只是换个郡县为官而已,王彪之当然不会阻挠,命吏部侍曹查检吴郡吴兴会稽东阳四郡可有县令补缺,侍曹道:“此四郡皆是富庶之地,郡县长吏非大族子弟不能得之,暂无空缺,只有前日东阳郡报称吴宁县县令贺铭病重不能理事,表奏拟以其子贺耀补缺。”

????王彪之年老健忘,对吴宁县令贺铭没有印象,问:“贺铭是会稽贺氏子弟?”

????侍曹道:“是。”

????王彪之还记得去年底贺隋贺铸叔侄诬告钱唐陈氏占田案之事,贺氏在这次土断纷争中惨败,贺隋一系子弟十年内不许参加定品,贺铸被免为庶人,这个贺铭不知是否会稽贺氏嫡系,贺氏衰落已是不争的事实,何妨再踩一脚,王彪之哂道:“县令也可以世袭吗!”

????侍曹问:“王仆射的意思是——”

????王彪之道:“就让丁立诚补吴宁县令之缺,十一月上旬到任。”

????侍曹应道:“是。”即去拟文传书。

????丁立诚得知他将赴东阳郡吴宁县上任,大喜过望,吴宁县毗邻钱唐,乃是东阳郡屈指可数的富庶大县,原本这些大县的长吏职位都是被世家豪族把持的,象钱唐丁氏这样的末等士族哪里挤得进去,丁立诚从偏僻的西川小县调任扬州大县,真如做梦一般,为赶在十一月上旬到任,丁立诚便即收拾行装回钱唐,准备省亲祭祖之后便赴吴宁县就职。

????沈赤黔决定与丁立诚一道回去,沈赤黔母亲已于三年前病逝,父亲沈劲又远在洛阳,在吴兴武康管理沈氏家族产业的是沈赤黔的叔祖和几个从伯父从叔父,沈赤黔这次回去主要是招揽吴兴郡各县的流民,为陈操之重建北府兵做准备。

????十七日上午,陈操之送走了丁立诚和沈赤黔,与冉盛和几个亲兵骑马回城,陈操之道:“吴宁县距钱唐不过两百里,以后丁阿舅要回钱唐只须三两日,嫂子只有这一个嫡亲的兄长,得知丁阿舅调任吴宁,嫂子一定很高兴的。”

????冉盛道:“丁嫂嫂和宗之润儿她们不是要来建康吗?”

????陈操之笑道:“吴宁距建康也不甚远,与西川相比,那简直是近在眼前了。”

????冉盛问:“阿兄何时回钱唐接丁嫂嫂?”

????陈操之踌躇了一下,说道:“嫂子她们应该可以在东园过新年,近来京中事情会很多,你要多留心。”

????冉盛应道:“是,我明白。”

????陈操之未回顾府,径去乌衣巷探望谢道韫,这几日他每天都去看望谢道韫,诊脉察看病情变化询问饮食睡眠,自三日前换了药剂后,谢道韫胸口烧灼之感大为减轻,也能进食,睡眠状况也好了一些——

????陈操之现在入谢府已不须通报,直接进去就是,他来到蔷薇小院,尚未进院门,便听得七弦琴“铮铮淙淙”的乐音,却是那曲《春常在》,听琴音可知谢道韫心情颇为愉悦,《春常在》本来就是深情而美好的曲子。

????待一曲奏毕,陈操之方迈步入院,见谢道韫坐在小厅长窗下,沐浴着暖暖阳光,虽然瘦弱,但精神气色不错,陈操之在廊下鼓掌道:“道韫鼓得好琴。”

????谢道韫抬起头来,展颜笑道:“子重今日来得早。”

????陈操之脱履入席,坐在谢道韫琴案对面,说道:“我嫂子的兄长今日回钱唐,送了他去我就来这里了,你今日好些了吧?”

????谢道韫点头道:“身子舒服了一些,只是,痰多。”

????谢道韫好洁,偏偏得这种病,让她很难堪,尤其是在陈操之面前。

????陈操之给谢道韫号脉,瞑目内视,半晌道:“痰多不用担心,我现在敢断定你患的不是劳疰,而是虚劳肺疾,当然,这病也不轻,须好生调养一年才行。”又问:“你今日食用了一些什么?”

????谢道韫答道:“砀山梨一只羊肉羹半碗,还喝了一杯蜜水。”

????陈操之点头道:“很好,要努力加餐,食补不亚于服药。”慢性肺炎也是一种富贵病,若是穷苦人家得这种病,既没有营养滋补,又要辛勤劳作,那病情只有越拖越严重,最终不治,谢道韫当然没有这种忧虑,只愁她吃不下。

????谢道韫应道:“是。”

????此次病后与陈操之重见,谢道韫就觉得与往日有些不一样了,以前在西府在会稽,二人相处时都是分庭抗礼势均力敌互相佩服惺惺相惜,但这次她自觉完全处于了弱势,陈操之说什么她只有点头的份,是因为换回了巾帼女装,还是因为病人在医生面前的情怯?

????不知为什么,谢道韫这样想时心里却有些欢喜,她喜欢这种感觉,好象很可依恋似的——

????陈操之道:“除了食补和医药,还须健身,过些日子待你身子再好一些,我教你习练五禽戏,这是以前在陈家坞时葛师传授给我的,久习可百病不生延年益寿。”

????谢道韫道:“五禽戏,我会。”

????陈操之奇道:“什么时候学的?”

????谢道韫微笑道:“去年啊,向你学的,你晨起练五禽戏时我看了好几回,就学会了。”

????陈操之笑道:“原来你是偷师学艺,我倒忘了你是过目不忘的第一聪明人。”

????谢道韫细眸斜睨,道:“难道还要我拜师!”

????陈操之道:“岂敢。”起身道:“我陪你到听雨长廊去走一走如何?”

????谢道韫道:“甚好。”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蔷薇小院,往听雨长廊缓步行去,陈操之发觉,只要他到了这里,谢府的那些婢仆执役就都踪影不见了,就是谢道韫那两个贴身侍婢因风和柳絮也是奉上茶后就悄然避开,以便他与谢道韫独处,对此,陈操之略微有些尴尬——

????听雨长廊靠北一侧有个小池塘,池上荷叶残败,枯萎难看,陈操之油然想起后人一句诗,脱口道:“留得枯荷听雨声。”

????谢道韫惊奇地笑道:“我就是这么想的,却被子重一语道出。”

????陈操之道:“古人今人,感物寄情常有契合。”

????谢道韫道:“子重此语甚奇,谁是古人,谁是今人?”

????陈操之笑道:“我是说百年千年后之人也必有留枯荷听雨声的情思。”

????谢道韫不知想起什么,惆怅半晌,忽然咳嗽起来,以手掩唇,背过身去,好一会才咳喘稍定,低声问:“子重,你我当初的约定——还有用吗?”

????现在谢道韫已经羞于说“终生为友”四个字了,因为她违背了自己早先的誓言,以女装与陈操之相见了,没有了纶巾襦衫的掩饰,“终生为友”让她难为情,而且她也隐隐觉得自己对陈操之的情感发生了一些变化,她依然希望看到陈操之通过不懈努力一步步晋升高位希望钱唐陈氏成为显赫大族,也衷心祝愿陈操之能娶到陆葳蕤——她愿意看到陈操之顺利快乐,这些都与那日对陆葳蕤说的一样没有改变,那么改变了的到底是什么呢?

????陈操之微一踌躇,还没答话,就听谢道韫又自嘲道:“真是怪哉,我向桓大司马辞职的文书竟然还没有批复下来,难不成我还能去做西府参军!”

????陈操之情不自禁道:“道韫,你做我的幕僚。”

????谢道韫侧头看着陈操之,缓缓摇头:“我以前是说过,你为黑头公,我做你的幕僚,不过现在不可能了——”

????秋阳朗照,残荷无声,静静的听雨长廊曲曲折折,别无人迹,陈操之感到深深的惆怅,伫立一会,说道:“道韫,我告辞了,你好生调养,过两日我再来看你。”一拱手,便向长廊那端行去,听得身后谢道韫唤道:“子重——”

????陈操之止步回身,谢道韫走上来道:“我听三伯父说你将协助桓郡公世子重建北府兵,可有此事?”

????陈操之点头道:“是。”

????谢道韫问:“此事显然不是琅琊王愿意看到的,琅琊王却为何肯支持你?”

????陈操之略一沉吟,就听谢道韫道:“子重,你可要当心,莫让桓大司马起疑。”

????陈操之心中感激,说道:“多谢提醒,我会妥为圆通的,有些事我过两日我再与你说。”

????回顾府的路上,陈操之心道:“道韫虽在病中,心思依然敏锐,也许这也是谢安对我的提醒,不过道韫显然还不知道我为桓温筹划废帝之事,有此一事,桓温自是认为我是死心塌地追随他的。”

????就在这一日,建康城茶坊酒肆关于卢竦朱灵宝等人秽乱宫廷的流言开始猛烈流传开来,说宫中的田美人孟美人五月间生下的二子恐非皇帝所生,若建储立王,将倾移皇基——

????流言越传越广,时人莫能辨其虚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