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十六、人逢喜事精神爽-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十六、人逢喜事精神爽

卷六 奏雅 十六、人逢喜事精神爽2017-11-15 15:11:11Ctrl+D 收藏本站

????十六人逢喜事精神爽

????《嗅春图》画成后,建康城也就到了。

????这日是正月二十八,春光正美,建康百姓两年前万人空巷争看陈操之的热闹景象再现,从清溪门直至秦淮河畔,士女倾城,夹道围观,见陈氏宗族的牛车随从络绎不绝很是气派,陈操之陈宗之叔侄风致高超俊美秀异,众人皆道钱唐陈氏不愧是源出颖川的大族,果然是有底蕴的,难怪吴郡陆氏和陈郡谢氏会争相嫁女给陈操之——

????陈尚刘尚值顾恺之张玄之早早迎出数里,与陈操之一起进城,而陆府女眷因为担心被围观已绕道广莫门先回横塘陆府去了——

????谢琰谢玄谢韶兄弟骑着马跟在谢道韫的牛车边,因观者如堵,竟无法挤过去与陈操之相见,谢道韫让侍婢柳絮给谢玄三人传语道:“不必上前相见,跟着走一程便是了。”

????至秦淮河畔陈氏宅第,看热闹的民众稍稍散去,陈咸丁幼微陈尚妻子等人的牛车已从侧门进去,骑着大白马的冉盛看到了谢玄,便对陈操之道:“阿兄你看,谢掾在那边——”

????陈操之便下马过去相见,与谢氏兄弟三人寒暄数语,谢玄便指着停在道边的牛车道:“子重,我阿姊在车上。”

????陈操之刚走到那辆牛车边,车窗的绣帘就拉开了,侍婢柳絮在车内笑容可掬道:“陈郎君新年安好,我家娘子在此。”说罢身子错开,露出谢道韫清丽淡雅的瓜子脸,斜挑的双眉很有神采,双眸狭长,笑起来眼睛眯缝着,上下睫毛交摩,梨涡浅浅,有一种骨子里的妩媚,真让人难以置信这样的女子竟能男装出仕!

????“子重,往返平安否?”谢道韫含笑问,眸子深深。

????陈操之道:“都好,开卷有益履亦适足。”

????谢道韫想起自己笨拙的针线女红,不禁赧颜,又想起自己写给陈操之的那封书帖是以夫君称呼的,当时提笔不觉羞怯,此时相见却难为情。

????陈操之仔细打量着谢道韫,近午的阳光照入车内,车厢内甚是敞亮,谢道韫的脸色不象上次分别时那般萎黄,而是一种有光彩的瓷白,颊颐也比两个月前稍显丰润,知其肺疾正趋痊愈,甚是欢喜,说道:“傍晚我再来看望你。”忽醒悟这里是他的家门,便道:“陈宅东园已建成,道韫要不要进去看看——我两位伯父还有嫂子宗之润儿她们都来了。”

????谢道韫到过陈家坞多次,与陈氏老族长陈咸都是面对面谈过话的,与丁幼微润儿她们更是相片融洽颇有感情,但此时钗裙女装,而且又是即将行礼订婚的,怎好贸然入陈氏宅门,岂不为人所笑!

????谢道韫羞涩道:“子重,代我致意陈伯父和丁氏嫂嫂,道韫过几日再来拜见吧。”

????陈操之点头道:“也好。”转身对谢玄三人道:“三位请到敝宅小饮茶如何?”

????谢琰笑而不语,谢玄道:“今日太仓促,改日正式来拜访。”说罢,朝陈操之陈尚拱拱手,兄弟三人跟着谢道韫的牛车沿秦淮河南岸往乌衣巷方向去了。

????陈操之进到宅子里,见润儿站在门厅里发愣,上前问:“润儿,怎么了,喜欢丑叔设计的这宅子吗?”

????润儿剪水双瞳眨呀眨,惊喜交集的样子,说道:“润儿以前梦见过这座宅子,丑叔给润儿看图画时,润儿就想什么时候能住到这画图中呢,那之后就做过几次梦到了这宅子里,简直一模一样,真是太美了!”

????陈操之笑道:“来,丑叔带你看看这宅子。”

????这东园占地约十二亩,占宅基的四分之一强,照陈操之的设计,这陈宅是一个精美宏大的园林建筑,东园是其中一个组成部分,但因财力有限,只能先建这东园,单这东园,从筹建之始至装饰完毕,就花费近五百万钱,大大超出原先预计的三百八十万钱,还有新购置的彩绘床榻小座屏莞席几案屏风镜台箱奁等家具,总计耗费在六百万钱以上,而且安排给陆谢两位夫人居住的东西双廊楼尚未布置家具,留待左右夫人的妆奁来充实——

????陈操之引着润儿从外宅三进——门厅茶厅正厅一路进去,屋宇连绵,层次分明,这外宅用于会客婚嫁盛事和祭祖典礼,再就是由垂花仪门隔开的内宅,首先便是东西两栋双层重廊的大木楼,各有房间三十二间,楼间由双重廊贯通,廊下设梯,既遮风雨,又将主仆房间分开——

????润儿指着那两栋双廊楼问:“丑叔,这是两位丑叔母住的吗?”

????陈操之应道:“是。”

????润儿笑眯眯道:“正好两栋,格式一般无二,难道丑叔当初设计这双廊楼时就想到要娶两位丑叔母了吗?”

????陈操之汗颜,这个侄女太聪明,问得犀利,答道:“当初是为了对称好看才这么设计的。”

????润儿抿唇一笑,不再多问这事,不能让丑叔难堪嘛,只是问:“那润儿和娘亲住在哪里呢?”

????陈操之道:“随我来,保证润儿喜欢。”

????双廊楼后便是一个曲曲折折的小池,约一亩半大小,池岸植香樟玉兰,池内栽莲荷菱角,池北有一座临水小楼,也是双层,规模较双廊楼略小,建筑精美,陈操之遥指那临水木楼道:“那里便是润儿和嫂子的居处。”

????润儿左右一看,临水倒影,花木扶疏,景色绝佳,不禁大为欢喜,走到池北,见小婵姐姐领着她母亲丁幼微已经到了楼下,都是喜上眉梢的样子,这里的建筑之精美都是她们前所未见的。

????陈尚年前在建康把管事执役厨娘仆妇招募了一部分,这次又从钱唐带了十几个婢仆来,日常差遣使唤基本够了,而且陆谢二女嫁过来后,自会有大批陪嫁的婢仆,到时只怕都住不下——

????陈咸陈满两位长辈见陈尚陈操之兄弟在京中置下这么大的家业,自是欢喜,用罢午餐,陈咸陈满问陈操之:“十六侄,这陆府谢府该先拜访哪一府?”

????陈操之道:“两位伯父长路疲惫,是不是先歇两日?”

????陈咸道:“人逢喜事精神旺,我是不觉得疲惫,六弟,你呢?”

????陈满道:“四兄说得是,我也不觉得累,还是尽早把十六侄的婚事确定下来为好。”

????陈咸道:“是啊,先去拜访一下,然后便要准备纳采之礼,白缯黄绢酒黍这些纳采必备之物已从钱唐带来,我担心建康仓促买不到雁,特意命陈家坞猫户捕了两对大雁带来,且喜都还是活的。”

????陈满兴致勃勃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去陆府谢府拜访,不知谁为先?”

????陈咸道:“既然崇德太后赐封陆氏女为左夫人,那么就先去陆府拜访,十六侄以为如何?”

????陈操之点头称是,即去安排,陆府管事板栗就在门厅候命,闻知陈氏两位长辈现在就要去陆府拜访,赶紧命手下执事速回横塘报讯,他则陪同陈咸等人前往——

????丁幼微润儿因为与陆夫人张文纨一路同行,早已熟识,所以这次就没有跟随前去拜访,只让宗之随两位从伯祖还有丑叔前去拜见吏部尚书陆纳。

????陆纳亲至府门相迎,至正厅分宾主坐定,寒暄毕,便议正题,何时纳采?请谁人作媒?

????彼时媒人不似后世俗贱,都是请有地位者为媒,《周礼》记载当时还设有媒官,掌管百姓婚姻,所以男方请的媒人地位越高,就更显对女方的尊重——

????陈咸陈满在京中根本不识人,一起都看着陈操之,陈操之问陆纳道:“晚辈请郗侍郎作伐如何?”

????郗超与陈操之交情不浅,虽只是五品中书侍郎,但因为是桓温在朝中的代言人,所以权力极大,请郗超为媒对南人士族来说当然是很有颜面的事——

????陆纳点头道:“可。”又问:“那么谢氏那边操之请谁作伐?”

????陈操之道:“晚辈想请张侍中为媒。”

????张侍中便是陆夫人张文纨的从兄张凭,三品显职,三吴大族,为陈操之去谢府作伐也绝不会辱没了陈郡谢氏。

????陆纳与陈咸陈满议定二月初一由媒人上门通达欲娶之意,次日行纳采问名之礼,初步议定后,陆纳要留陈咸等人用晚餐,陈咸直言道:“老朽还要去谢府拜访。”

????陆纳哈哈一笑,说道:“那就改日再宴请两位贤公。”亲自送出府门。

????陈咸陈满乘牛车沿横塘北岸缓缓而行,陈咸叹道:“当年庆之蒙陆使君赏识,没想到操之更成为其佳婿!”

????陈满笑道:“与吴郡陆氏联姻,五年前我要是对别人这么说起,定会遭人鄙视为失心疯!”

????回到陈宅东园,丁幼微润儿母女二人已准备停当,带了小婵阿秀二婢,分乘两辆牛车,跟随老族长陈咸去乌衣巷,她二人要去拜见谢夫人刘澹和谢道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