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八十三、天涯可处无芳草-上品寒士 AG平台网址|开户,亚游官网登录|官方网站,ag客户端|官网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八十三、天涯可处无芳草

卷六 奏雅 八十三、天涯可处无芳草2017-11-15 15:12:35Ctrl+D 收藏本站

????八十三天涯可处无芳草

????昔日范宁范武子与陈操之谈及江左风气,说道:“王弼何晏之徒,蔑弃典文,幽沉仁义,游词浮说,波荡后生,使搢绅之徒翻然改辙,以至于礼坏乐崩,中原倾覆,遗风余俗,至今为患,桀纣纵暴一时,适足以丧身覆国,为后世戒,岂能回百姓之视听哉!故吾以为一世之祸轻,历代之患重;自丧之恶小,迷众之罪大也!”

????陈操之对魏晋以来的玄风流弊虽不认为如范宁所说的这么严重,但也觉得上层官吏无所事事服散清谈是一定要纠正的,当年范宁因为痛恨正始玄风,所以对老庄之学下了很大苦功,要驳倒老庄玄学,首先必须对老庄玄学有通透的了解,这叫作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但范宁的地位和声望尚不足以纠正时俗,而陈操之现在名声显赫地位高超,又且以玄辩闻名,他现在就想着能匡正江东虚幻浮夸的学风,今日要以玄辩折服王忱王恭将是第一步——

????王忱王恭虽然都只是十六岁少年,但魏晋人早慧,十六岁已是成年,王弼当年十六岁就已是名动洛都的大名士,所以陈操之并没有轻视这二人年少,他要利用自己的学识和经验来折服此二人,王忱王恭可以说是士族子弟中的翘楚,在后起之一辈当中很有影响力,后人有诗曰“三五月明临阚泽,百千人众看王恭”,这个王恭很有名气,也是东晋有名的美男子,有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的美誉,若能逼得这二人终生不能谈玄,那对江左玄风无疑是一大遏制——

????王忱王恭听陈操之说要与他二人辩难,他们若输了就要弃玄学儒,不禁面面相觑——

????王忱狂傲,大声道:“礼法岂为我辈所设,在下就是辩不赢陈刺史,也未必会遵守诺言,岂有因今日辩难失利而终生不谈玄之理!”

????陈操之脸露讥讽之色,这就是玄风的流弊,简直是无信无义的无赖了,说道:“罢了,我不与你辩,和你辩会越辩越无理——你去吧。”

????少年王忱恼了,大声质问:“陈刺史藐视我?”

????陈操之淡淡道:“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你连诚信都不要,难道还要我对你肃然起敬?”

????王忱大怒,却又不敢发作,只是大声道:“那好,我会信守承诺,但陈刺史若输了,也必须绝口不再谈玄。”

????陈操之含笑道:“那是自然。”

????支法寒也是个清谈爱好者,便引三人去他的衣钵寮坐定,烹茶待客,旁听陈操之与王忱王恭辩难——

????王忱示意王恭先与陈操之相辩,王恭乃正襟危坐道:“敢问陈刺史,汝钱唐陈氏是新进士族,我太原王氏乃数百年世家,我前年向令侄女求亲,却遭拒,未知何故?”

????陈操之“哦”了一声,心道:“原来王恭也曾向润儿求亲啊,论相貌,王恭胜过王珣,论才识则远不如,所谓无事读《离骚》,正为掩饰其不不学无术也。”问道:“孝伯服散乎?”王恭字孝伯。

????王恭答道:“服散则神明开朗,如何不服!”

????陈操之道:“我陈氏女郎不嫁服散男子。”

????“为何?”王恭问。

????陈操之道:“服散者多夭寿。”

????王恭面皮紫涨,不知如何应对,陈操之的医术可是江左闻名的,而且是金丹大师葛洪的高徒,他既这么说,就显得很有权威。

????王忱道:“服散神智清明,纵三十而夭,也胜过浑浑噩噩百年。”

????陈操之目视王忱,皱眉不语,这个王忱好象就是三十岁左右病死的——

????陈操之道:“今日只是辩难,不说其他。”

????王恭道:“在下就以《离骚》向陈刺史请教——‘余以兰之为恃兮’,这个‘兰’何指?”

????陈操之道:“当指楚怀王小弟司马子兰也。”

????王恭见这个冷僻的问题没有难倒陈操之,便又问:“思九州之博大兮,岂唯是有其女?何所独无芳草兮?尔独怀乎故宇?——试解释。”

????陈操之道:“屈子在楚不受重用,有远赴他国之念想,春秋战国之际,楚材晋用,比比皆是,但屈子终不肯舍父母之邦,何也?盖屈子心中,故都之外虽有世界,非其世界,背国不如舍生,眷恋宗邦,生死以之,虽别有芳草,非其所爱也。”

????王恭又以《离骚》《九歌》等向陈操之提问,陈操之所答无不明晰达理——

????慕容钦忱抱着小仲渝在一边旁听,小仲渝起先以为爹爹是在和别人争吵,浅碧童眸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很有兴趣的样子,但没过多久就不耐烦了,身子扭来扭去,慕容钦忱便抱着他出去玩耍,起身时对王恭道:“怎么就光是你一个人问!”

????王恭脸一红,躬身道:“请陈刺史提问。”

????陈操之道:“孝伯喜读《离骚》,可知屈子着《离骚》之宗旨?”

????王恭答道:“屈子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离骚者,尤罹忧也。”

????陈操之道:“此其一也,屈子因楚都贵族不知强秦虎伺,国难方殷,不思进取,醉生梦死,是以心怀忧愤,乃着《离骚》。”

????王恭是聪明人,知道陈操之意有所讽,低头不语。

????王忱见王恭受挫,便迎难而上,与陈操之辩“道与名”“天地不仁”“知者不言”,关于这些玄义,陈操之以前与谢道韫范宁谢玄等人辩析得至矣尽矣,王忱如何能是陈操之的对手,前前后后辩了小半个时辰,被驳得哑口无言,与王恭二人丧然出门——

????支法寒连称“耳福不浅”,说道:“久不闻陈檀越辩难,未想词锋更见锋利,今日对这两个少年名士,可谓是牛刀小试。”

????陈操之道:“空谈何益,徒费口舌。”

????王恭去而复回,问陈操之道:“在下还有一问,林公何如长史?”

????长史就是指王恭祖父王蒙,王恭最喜欢问这个,陈操之是当今大名士,更是非问不可——

????陈操之道:“孙兴公曾言‘刘惔清蔚简令王蒙温润恬和,桓温高爽迈出谢尚清易令达,而蒙性和畅,能言理,辞简而有会。’在下是久闻王长史之名,可惜我入建康之时,王长史已仙逝,不知孝伯家可有王长史遗着,若能拜读,在下之幸也。”

????王恭丧然自失,他祖父善能清谈简约明理,但却没有着作存世,这样下去,百年后就没有人知道王蒙是谁了,而支道林着述颇丰,有《大小品对比要钞》《即色游玄论》等等,陈操之虽未道明支道林与王蒙谁高谁下,但其意很明显——

????离东安寺回建康,王忱王恭二人一路上但觉天地苍茫,生平未受此挫折——

????牛车里,王恭垂头丧气道:“今日悔与陈操之一席谈。”

????王忱恼道:“陈操之狂妄,我定要邀请玄辩名流挫折之。”

????……

????陈操之与支法寒叙谈半晌,午后回建康,命仆从将东安寺辩论之事大肆宣扬,那些京中名士闻得陈操之与两个后起之秀辩难争胜逼得二人终生不许谈玄,都觉好笑,陈操之一向端谨稳健,怎么会与两个后辈这般计较!

????郗超却是知道陈操之的用心,心道:“子重可谓用心良苦。”

????……

????四月二十九日,秦主苻坚遣丞相长史席宝前来姑孰祭拜桓温,然后再至建康觐见皇帝司马昱,献上宝马乐器等礼物,再申和议,表示愿各守边境,互不侵犯——

????陈操之原本有些担心苻坚王猛会趁桓温病逝时袭扰冀州,到此始放心,王猛此人谨慎,若无必胜把握不会妄动干戈,陈操之现在总领冀并平幽司五州军事,与氐秦早晚有一战,这一战越是延迟对陈操之越有利,东晋收复中原河北之后,国势渐强,陈操之现在是开府仪同三司,可以自己招揽人才,冀州军力也逐年得到增强,此长彼消,氐秦虽然平定了凉州,但胡汉混杂,久必生乱,而且王猛似乎也没几年好活了,王猛一死,那时才是灭秦的良机——

????陈操之在建康过了端午节,便带着慕容钦忱和小仲渝回钱唐,他此前曾派人回陈家坞送信,让葳蕤道韫她们不必赶来建康,免得奔波劳累——

????陈操之一行至晋陵就开始乘船,这就是两年前开建的,共凿渠三百余里,连通数条河道,现在从长江京口的运河可直驶太湖,再由太湖南岸的吴兴渠连通钱唐江,所以陈操之这次回钱唐除了建康至京口一百五十里是乘车陆行之外,其余都是水路,虽然有些河段是逆行,需要民夫拉纤,但比陆路是快捷省力得多,沿途航船不断,这京口至钱唐的运河对三吴经济发展将会起到重要作用——

????五月二十五日,陈操之一行百余人在钱唐登岸,钱唐县令冯梦熊及钱唐名流皆来码头迎接,白发苍苍的丁异感慨不已,谁能想到一个寒门少年短短十年竟能位居三品开府选吏呢!

????陈操之在前来迎接的众人中见到一个多年未见的人,此人当年与他有些矛盾冲突,这人便是杜子恭之婿现任新安郡丞的孙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