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官道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中央紧急通知(求月票)

寂寞读南华 Ctrl+D 收藏本站

????两会胜利闭幕,各代表团陆续返回。江南代表团的大巴车上。张青云和袁圣楚两人神情颇为轻松的闲聊,两人这次进京配合默契,双方之间的信任也在逐渐增强。

????说起来,袁圣楚这人能力的确不俗,而且背景很深,现在属于海派重要的中坚人物。而张青云则被划为京津一系未来的头面人拖。

????两人之间不同系,但却没有针锋相对不死不休,更多的是求同存异,寻求妥协。

????其实这就是高层政治的共同点,高层政治依然有派系,但是彼此之间都是克制和妥协,互相之间都有底线和默契。没才这个默契,所有的派系都没有生存的空间,这就是现实。

????就目前来说,张青云和袁圣楚这对班子,张青云占绝对主导地位,张青云支持袁圣楚。袁圣楚才可能在江南有所作为。所以从这个角度说。现在两人关系处理得好,张青云是挥了关键作用的。

????倒是袁圣楚偶尔会心中有些不平衡,常常会试探一下张青云的底线,偶尔也试图挑战一下张责云的权威,但是每一次他的试探,结果都是灰头灰脸。

????袁圣楚私下里就这个问题向上面汇报过。海派内部有些鹰派人物听了很气愤,觉得张青云欺人太甚,建议袁圣楚在该硬的时候可以硬一些。真就不信张青云会不顾江南大局,最后还闹起来了。

????但是这个建议袁圣楚还没有采纳,京城海派最夹的一尊人物,凌祖红〖总〗理听了这事,专程打电话给袁圣楚,批评他做事情不硕大局,不计后果。

????现在既然袁圣楚能够有条件贯彻意志,甭管是张青云支持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也好”他就应该要谨守这个本分。把政fu工作这一块抓好抓落实。而不是想着怎样去争取所谓的主导权。

????凌祖红没有给袁圣楚讲太多道理说太多客气话”只是敕令他必须充分尊重张青云,要在张青云的领导下展开工作,不准玩xiao聪明,耍xiao动作。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有了凌祖红这番话,借袁圣楚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生妄念,但是他心中一直还是颇有芥蒂,因为他听说凌祖红和张青云两人一直就私jiao不错。是不是凌祖红在这个问题上也是支持张青云的?

????这个念头存在于袁圣楚的心中很久,但是随着和张青云逐步的接触。他渐渐明白,他有些误解凌祖红了。凌祖红让袁圣楚配合张青云,那绝对是在保护袁圣楚。

????张青云的xing格不同寻常人。尤其是看问题的视角和形常人不同。张青云不在意别人七嘴八舌”更不在意别人说他不团结同志。

????张青云对那种他认为有问题,或者说他认为不宜再留在班子中的人,那绝对是打压。

????新任组织部部长洪岩就是血淋淋的例子。洪岩是何许人也?甭用去查,只看看洪岩那光鲜的简历。都能看出其背景之深。

????在原〖中〗央党校任教过”又还在〖中〗央智囊团有挂职,要知道前〖中〗央党校校长就是粱总。这次江南推荐的组织部长又被〖中〗央意外的否决,而是派了洪岩空降过来。

????这种种迹象都表明洪岩和粱总可能是有关系的,而且他到江南肯定也怀有特殊的使命。

????可就是这样一个角色,张青云就硬是让他在江南连续摔了几个狗啃屎,搞得京城都看江南的洋相。张青云难道看不出这里面的道道?如果张青云连这些东西都看不出来。他也不会有机会爬到这么高的位置。

????狠就狠在张青云知道是怎么回事,依旧还是敢拿洪岩开刀,杀他的傲气,由此就看出张青云xing格中的强势和霸道。

????张青云对洪岩能够如此态度。袁圣楚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不会比洪岩强多少,真要惹得张青云有了负面看法”估计下场也不是一般的惨。每一个一方巨头,都是有点个xing的”张青云的个xing彰显得清晰明了,京城眼睛多,都盯在江南又怎么地?在江南张青云才是王,他想打压谁,照样不含糊。

????大不了进京论理,看谁的理站得住脚跟。

????事实证明。洪岩是nong得两头不是人,狼狈不堪。他在江南受挫。直接向〖中〗央反馈,像个被人欺负的孩子一样找妈,可中组部这个娘家不仅没给洪薯撑腰,反倒对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最后还得让他亲自向张青云负荆请罪,洪岩这个脸丢得惨不忍睹。

????他折腾了这么久,除了帮继续增加张青云在江南的威望外,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徒增笑料而已!

????在此之前,袁圣楚并没有担任过一省的省长,没有独当一面过。只有在省长的位子上。才能和〖书〗记非常近距离的接触,从而才能看清一省〖书〗记惊人的手段。

????一方巨头。之所以能被称为巨头,其离国家级领导只有一根头丝那样短的距离,自然是有诸多和形常不同的地方。一个几千万人。的区域,一省〖书〗记总揽全局,又岂能事事只按〖中〗央文件办红几乎每时每刻。一省〖书〗记都面临很多重大关键的决策。而在杀伐决断上,更是毫不含糊。有时候,可能需要得罪一些权贵,有时候甚至会得罪一些京城的要员,往往这种情况。得罪了就得罪了,谁也不敢说啥,不好说啥,不能说啥,这就是高层权利的特点!

????〖中〗央对类似这样的问题,也只能是支持下级党委,尽量的化解矛盾。

????江南代表团,一共四辆大巴车,代表团离京,前来欢送的媒体江南驻京机构代表很多,场面热闹嘈杂,气氛热烈激昂。

????像这样的阵容,即使在京城这样藏龙卧虎之地,那都是非常隆重的。一方巨头。即使在京城”那也是一尊了不得的大人物,他要动动排场。谁敢轻缨其锋?

????,“老袁啊,这次我们是踏踏实实的进京。安安心心的返回!说句实在话,能做到这样的程度,我心中是非常满足的,非常满足!”。张青云淡淡的道。

????,“那是,那是!这算我们的成绩,现在这个社会这个世道。人人都漂在空中的,漂皮的多,务实的少,我们能够有踏实安心这两点。那绝对是最大的成绩了。”。袁圣楚道。

????袁圣楚算是个直爽人,城府方面也不是很深,说到这丰,他是眉开眼笑。

????倒不能说他是幸灾乐祸,看到中原其他几个省出事就〖兴〗奋。但是在袁圣楚的内心,他进京的时候就对豫南江北等几个省牛皮吹得震天响的表现很不爽。

????现在。这些来势汹汹,不可一世的兄弟省的同志们个个垂头丧气,而江南的同志们能够有一个心安,他难掩心中的喜悦是必定的。

????,“〖书〗记啊,参加这次会议。我感触最深的就是,现实,两字。真就是现实,没出成绩,排名不高,就受歧视!就遭受冷遇。我们真是要知耻后勇啊,我希望我们明年进京会是另外一番模样……袁圣楚道。

????张青云点头,道:,“那我们就得努力了。全省努力,争取明年jiao一份满意的答卷……

????张青云说完,两人同声而笑,气氛相当的融洽自然。

????而就在这时,刚动的汽车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从车门进来一西装笔挺的刃多岁的年轻人,一看其服饰和标志,大家目光都投向了来人。

????两会期间同样装束的人不少,这些人往往都是〖中〗央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这个时候,来这样一个人所为何事?

????他进到车里四下张望,江南省委副秘书长随后上车给他指张青云所在的位置,年轻人一见张青云。目光定住,加快脚步走到张青云的身边,压低声音道:,“张〖书〗记,林主任让我通知你,让你缓回江南,今晚有重要领导要见您!……

????张青云抬头,眼神中有些茫然,林主任他自然知道,〖中〗央〖书〗记处书记办公厅主任林智辉他有过几面之缘。他亲自通知让自己缓回江南?

????,“这事〖中〗央刚刚的决定,所以……年轻人道,他理解张青云的错愕。准备解释。

????张青云抬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点点头,起身道:,“老袁啊。本想和你一起同回,看来不行了!我让家强跟着你回去吧!我就留两个人行了!……

????袁圣楚起身点点头,没有推辞。张青云把陈家强留给他不是客气,而是江南两会代表凯旋而回。总会有一些活动和讲话。

????有些讲话原来是张青云亲自讲的,现在他被〖中〗央要求缓回。那肯定要袁圣楚来代替了。现在时间鼻迫,两人甚至连碰头jiao代的条件都不具备,只能让陈家强跟着他回去。

????,“是好事!我才预感,我们江南霉运到尽头了,〖中〗央是要念着我们的好喽!……袁圣楚道。他伸手和张青云告别,张青云笑笑没做声。只是用力的摇了摇对方的手。然后转身下车。

????如此紧急的通知,肯定是丰央刚做出的决议,这个时候让自己留下来所为何事?张青云心中无法想出事情的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