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骚

第二百五十三章 周瑜打黄盖(求月票)

贼道三痴 Ctrl+D 收藏本站

????盛夏烈日照耀,漆着桐油的流芳馆大门亮闪闪的,有夹竹桃从院墙里探出花枝来,起先是小武去敲门,没人应,换上能柱,“砰砰砰”砸门一般,便有人在门里问:“是谁人?”

????能柱道:“我,能柱,三位少爷都来了。”

????能柱说话没头没脑,张萼用扇子轻轻一顶,将牛高马大的能柱顶到一边,上前道:“小生山yin张萼,慕侯慧卿歌喉,特来相见。”说这话时,向张岱、张原挤眉弄眼,语气却是一本正经,手里折扇轻摇,很是风流自赏。

????门里的丫环道:“张相公见谅,我家姑娘身体不适,这几日不见客。”

????张萼道:“侯姑娘既是身体欠佳,不见客也无妨,我等今日来算认个路,喝杯茶,赏你们几个钱,下次再来就轻车熟路了嘛,开门。”

????门里的丫环迟疑着——

????张萼道:“有让客人在门外暴晒的道理吗,这日头多毒,快开门。”

????门开了,张萼昂然而入,那丫环见拥进一群人,迭声叫:“婆婆,婆婆——”

????便有一个四十多岁鸨母走了出来,盛妆艳服,极是光鲜,眼bo在张萼等人身上一转,满脸堆笑,问客人从哪里来?

????张萼自是竭力摆阔,他这不是演戏,乃是本se,这鸨母送往迎来、阅人多矣,对这种富家纨绔再熟悉不过了,这都是撒漫使钱的主啊,岂能怠慢,迎进厅里坐着,一张八仙桌,摆着八盘鲜果。问知客人尚未用饭,便命丫环将苏州三白酒捧出。其余蟹壳黄、拖炉饼、千层su等苏州小吃流水价端上来,满满摆了一桌——

????张萼即命福儿取五两银子打赏,鸨母大喜,更是竭力奉承,张萼道:“小生慕侯慧卿se艺双绝,特来一见,若果然名不虚传,小生愿出重金为她赎身。”

????这鸨母一听,心道:“慧娘红鸾星动啊。七日前冯相公出八百两赎身银,四日前祝朝奉出一千六百两,今日又有这个绍兴秀才要为慧娘赎身,只是——”陪笑道:“三位相公。小女慧娘这两日有些小恙。不便见客,真是对不住。”

????张萼道:“休瞒我,我方才来时听人说有个徽商要为侯慧卿赎身。是不是?”

????鸨母一听,有些尴尬,这事瞒不过去,若过两日这几个秀才又来,总不能一直瞒下去,说道:“不瞒张相公。这事不假,那祝朝奉已下了聘银。因祝朝奉有些事未了,所以没娶去,慧娘算是暂寄此处,实在不好再让她见客了。”

????张原问:“写了婚书没有?”所谓婚书,就是卖身契转让证明。

????鸨母道:“已写下婚书,待后日收足银子就连人带婚书交与祝朝奉。”

????张原心道:“还好,婚书未交与那徽商就还有挽回余地。”说道:“我等只求见侯慧卿一面,其他事自会与那祝朝奉去商议。”

????鸨母还在迟疑,张萼作se道:“莫要推托,只是见一面,费不了你什么事,我等虽是读书人,火气却也不小。”

????鸨母只好吩咐丫环去请慧娘出来,丫环进去片刻,出来回话说慧娘不肯见客,鸨母亲自去请,半晌,才与丫环左右扶持着一个小娘出来,张原抬眼看时,见一个年约双十的女郎,鬓挽乌云,眉弯新月,袖中玉笋尖尖,裙下金莲窄窄,瓜子脸,下巴尖尖,容se只算得中上,又且脂粉不施,脸有愁容,看上去并不起眼,苏州青楼美过侯慧卿的女子应该有不少,但人各有姻缘,冯梦龙就是mi恋这个侯慧卿——

????侯慧卿向张原三人福了一福,转身便要进去,张原道:“侯姑娘请稍待,在下有话说。”

????那侯慧卿也不就座,就那样微微侧身立在门边,楚楚可怜的样子。

????张原道:“在下听闻有个冯生员与侯姑娘情投意合,有意为姑娘赎身,姑娘为何舍冯生员而嫁一徽商,是嫌冯生员清贫,慕徽商豪富吗?”

????那侯慧卿一听这话,顿时泪落如雨,抽抽噎噎——

????鸨母便瞪起眼睛道:“你们是为冯秀才而来的?”

????张萼道:“我是看不惯商贾仗着钱多糟蹋人,你这老鸨只图银钱,这女儿不是你亲生的?”

????鸨母涨红了脸,恼道:“三位秀才好不晓事,好比一件物事,难道出价高的不卖反倒要卖给那出贱价的?”

????张原喝道:“胡说,这侯姑娘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器物。”

????张萼道:“介子,别与她说那些,鸨儿只认钱,既认钱,那我就与你论钱,你把那徽商叫来,我们与他当面谈,哈哈,若论风流倜傥,我敢说那徽商不如我——那姓祝的徽商多大年纪?”

????鸨母冷着脸不答,丫环们不敢答。

????张萼便问侯慧卿,侯慧卿哭道:“妾身亦不知,只看他须发都斑白了。”

????鸨母便喝命丫环扶慧娘进去,张萼道:“且慢。”对那鸨母道:“那徽商出了多少赎身银,我也照出,这侯慧卿我要定了。”

????鸨母道:“怎好出尔反尔。”

????张萼道:“别和我说这些,赶紧把那徽商找来,不然我现在就把侯慧娘带走,就算请她去山yin盘桓数月,你能奈我何?”

????鸨母急道:“你们山yin秀才欺负到我苏州人头上吗!”

????张萼道:“你可以去门外这么喊,报官也可以。”

????鸨母没法,只好派人赶去菖门外桃花坞找那祝朝奉,穆真真遵张原之命悄悄与侯慧卿说了几句话,那侯慧卿眼睛顿时一亮,咬了咬嘴chun,向张原几人福了一福,反身进去了。

????张原几人慢慢饮酒,大约等了一个时辰,听得门外脚步声响,就冲进来七八个狠仆,立在廊下。瞪着张原几个,随后一顶藤轿抬了进来。一个须发斑白、身体微胖的富家翁下了轿,叫声:“王六妈——”

????那鸨母迎上去,嘀嘀咕咕说了一阵,这富家翁便是祝朝奉,打量了张原几人两眼,冷笑一声,说道:“祝某傍晚还要去拜会陈府尊,没空在这里啰唣,现在就把慧娘带走。”那七、八个狠仆便齐声答应一声。显得盛气凌人。

????张萼大怒,站起身道:“你凭什么带走侯慧卿,把契约拿来我看看。”

????张岱则冷笑道:“开口就是陈府尊,好吓人啊。”

????祝朝奉道:“我已付了四百两定银——”一挥手。便有仆人将一只小银箱搬过来。打开银箱,里面是二十两一锭的纹银满满一箱——

????祝朝奉道:“王六妈,这里是一千二百两银。连同前日的定金四百两,赎身银已交清,你把婚书画押后交给我。”

????张萼道:“王六妈,我也下了定银,既然这姓祝的商贾为慧娘出赎身银一千六百两,那我就出一千八百两。”

????祝朝奉看着鸨母。问:“王六妈,你这是何意。一女嫁二郎吗?”

????没等这鸨母答话,张萼道:“王六妈先不要管我与这徽商的事,赎身银涨了对你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对祝朝奉道:“收起你的银子,走人,莫要拿什么陈府尊吓唬人,我现在就可以和你去见孙府尊,当堂议价买妾。”

????祝朝奉很是恼怒,说道:“那好,我出二千两银子。”

????张萼眼皮都不眨,说道:“我出二千五百两。”

????祝朝奉瞪着张萼,说道:“我出三千两。”

????张萼道:“三千五百两。”

????祝朝奉又打量了张萼等人两眼,冷笑道:“银子是嘴里说出来的吗,你要出三千五百两就把银子摆出来看看。”

????张萼道:“让你知难而退是我与你之间的事,看银子是我与王六妈之间的事,你赶紧见你的陈府尊去,待你走后,我就让人回船取银子,然后带慧娘上路。”

????祝朝奉冷笑道:“我出四千两,现银在此,你有本事就再往上加,我今日也不走,就看你亮银。”

????张萼笑了起来,问:“你真出四千两银子为慧娘赎身?”

????祝朝奉隐隐有上当的感觉,这时只有硬撑,道:“四千两银子算得什么,怎么,你不往上加了?”

????张萼问:“为何不在三千五百两时把侯慧娘让给我,看我拿不拿得出这么多银子?”

????祝朝奉愕然。

????张萼哈哈大笑,向鸨母道:“王六妈,你凭空多得了二千四百两银子,该如何谢我?”

????祝朝奉大怒,喝道:“王六妈,你找了两个无赖秀才戏耍我,这是讹诈、欺骗,我要告官。”徽商是很健讼的,讨妾、争讼不怕花银子,就要争个赢,但徽商又是极精明的,这明摆着抬价讹他的,他岂能做那冤大头,当然不肯出这四千两——

????张原不动声se道:“见官又何妨,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怎能说是欺骗,你祝朝奉不愿出四千两,出门向左,走人便是,难道我等还能强要出你四千两。”

????祝朝奉怒道:“那我不出这四千两了,让给你们,你们拿三千五百两出来。”

????张原笑道:“你这商人怎么如此糊涂,岂不知只有竞争才会抬价,你既退出了,我这边自然不用出三千五百两,而且这是你出尔反尔在先,你要给侯慧娘赎身就得出四千两,你告到官府都没用。”说着,摆了摆手中折扇:“此扇乃苏州制扇名家沈少楼所制,值得三两银子,现在我把它卖给你,索银三百两,你要吗,你不要,你就要状告我吗?”

????张岱、张萼大笑。

????祝朝奉觉得自己是有理说不清了,辩不过秀才无妨,他只找这老鸨理论,指着鸨母道:“王六妈,前日我与你议好的,现在一千六百两银子在此,我只管你要人,你今日不交人出来,我就把你的房子给砸了,你信是不信?”

????这鸨母先前见双方互相加价,心下大喜,一个慧娘当三个卖了,所以在一边只不作声,但后来觉得不对劲,这三个秀才似是要把祝朝奉赶走,祝朝奉一走,三个秀才空口无凭,如何肯出那么多银子,所以这时见祝朝奉问她,忙不迭地道:“慧娘当然还是祝朝奉的——”贪财,不死心,又说了句:“不过一千六百两银子是不是有些少了,我也不要朝奉四千两,就三千两如何?”

????这时,猛听得有女子尖叫道:“不好了,慧娘寻短见了,慧娘上吊了——”

????那鸨母大惊失se,跌跌撞撞往里面跑。

????张原大惊道:“慧娘为何寻短见!”

????经武陵通风报信,冯梦龙与陈生员适时赶到,骤闻侯慧卿寻短见,冯梦龙信以为真,心胆俱裂,悲叫一声:“慧娘——”拔脚往内里就跑,那陈生员也是惊慌失措,张原先前并没有与他们说到这事,这时的表现自然真切。

????张萼揪住一个倒酒的丫环,问:“慧娘为何要寻短见?”

????丫环也吓得傻了,结结巴巴道:“慧娘要嫁冯秀才,不愿嫁这祝朝奉,祝朝奉出的银子多,六妈就逼慧娘,慧娘哭——”

????张萼问:“哪个是冯秀才?”

????丫环道:“就是刚才跑进去的那个——”

????张萼走过去一脚将那箱银子踢翻,指着祝朝奉骂道:“你这老厌物,仗着有几个臭钱,硬拆散人家有"qing ren",现在闹出人命了,你别走,见官去,你不是要见陈知府吗,现在就去。”一面让小丫环进去看侯慧娘救过来没有?

????这祝朝奉前日与王六妈商议为侯慧卿赎身时,就知道有个姓冯的秀才要为侯慧卿赎身,冯秀才出银八百两,祝朝奉志在必得,当即翻番出一千六百两,鸨母爱钱,当然就逼侯慧卿嫁祝朝奉了——

????祝朝奉只是冷笑,他可不是这么容易吓唬的,料想这是王六妈与这几个秀才合谋要讹他的钱,哪有不迟不早就现在寻自尽的,说道:“那就见官说清楚,我怕得谁来。”

????陈生员怒道:“你这jian商,在我苏州府逼死人命还敢如此嚣张,我去喊人来。”转身出外。

????那小丫环飞奔出来回话,唬得脸煞白,说道:“慧娘没气了,躺在那一动不动——”

????这祝朝奉见这小丫环神情不似假装,这下子也慌了,说道:“这关我何事,现在就去见官说清楚。”一面说一面坐上藤轿——

????张萼喝道:“别让这凶犯跑了!”

????能柱、冯虎也不怕对方人多,就与祝朝奉带来的八个狠仆厮打,祝朝奉坐上藤轿,在八个狠仆保护下往菖门方向急奔而逃,有个狠仆抱起地上那半箱银子就跑,能柱在门前追上,一脚踢倒,那狠仆爬起身拣了两锭银子飞快地逃了——

????————————————————

????明天到金陵,展开新局面。

????过了十二点就是七月一号了,小道拜求书友们的保底月票,请支持一下雅sao,谢谢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