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骚

第二百七十七章 微姑你好找棋子(大章)

贼道三痴 Ctrl+D 收藏本站

????全文字无广告第二百七十七章微姑你好找棋子(大章)

????未时二刻,马车行驶至国子监外成贤街,停在街头两株桂花树下,今晨雨大,细碎、金黄的桂花在麻石地上铺了薄薄一层,桂花香杂着秋雨气,隐约浮动——

????张原和穆真真先跳下车,李雪衣伸着一双凌波小脚挣扎着也要下车来,张原道:“雪衣姑娘不要下来,随车回去,那徐三没犯什么事,应该很快就能回去,放心好了,我这边若是顺利,明天或者后天就去旧院相访。豆腐小说无弹窗看最新章节”

????李雪衣低头看着张原的白皮靴踩在一串桂花上,觉得有些可惜似的,目光上移,看着张原的脸,小心翼翼问:“张公子在国子监遇到烦心事了?”

????张原笑了笑:“我这边的事不要紧,我能处理好,请转告王修微,让她莫要发愁,她可是有雪衣姑娘这样肯帮忙的好朋友。”

????李雪衣掠发微笑:“妾身是没什么用的,能帮修微的只有张公子,张公子与修微不是也——很有交情吗。”

????张原笑着摆摆手:“那我回国子监了——薛童,随雪衣姑娘回去。”

????李雪衣坐在马车里,看着张原主仆四人走过成贤街,这才命车夫驾车原路回通济桥,那小艑舟还在桥畔等着,三人上船溯流经桃叶渡回到曲中旧院,在钞库街上岸,雨又细细地下起来,舟中有伞,李雪衣打着浅桃红色的油纸伞,扶着小婢的肩膀,袅袅娜娜地走,那薛童已经撒腿先跑去湘真馆拍门。

????梅竹掩映的院门开了,一个十二、三岁的美丽女孩儿探头问:“薛童,我姐姐呢?”这女孩儿是李雪衣的胞妹李蔻儿。

????“来了。”薛童往后一指,便蹿进门去,见王微立在院中几竿巨竹畔向他招手,便赶紧过去,嘀嘀咕咕说话——

????李雪衣进门来,见薛童正一五一十向王微说事,便笑道:“修微,你真是误会张公子了,张公子很是关心你,对你何曾有半点不满,玄武湖之事张公子绝非故意羞辱你,这个我敢打保票,张公子也不知道你我二人要去。”心里道:“修微,你真是心高命薄,我们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能和人家生这闲气,受委屈是少不了的,对张公子这样有才有势的人更要曲意奉承才是,你看,那废王庶子欺上门来,还得向张公子求助,生在旧院,这都是没办法的事。”又想:“修微往日洒脱爽朗,对张公子却满腹怨尤,真是奇怪了,莫非因爱生怨?”

????“多谢雪衣姐为我奔走。”

????王微穿着高跟木屐走了过来,葱白色的衣裙印着雨点,更觉淡雅,不施脂粉,眉目如画,接过李雪衣手里的油纸伞,挽着李雪衣的手,喁喁细语,李雪衣的妹子李蔻儿用绢帕遮雨,碎步跟在后面,听姐姐和王微说话,三女在修竹、梧桐下走过,经过曲曲折折的房室,进到一座长轩,轩中帷帐尊彝,楚楚有致——

????李雪衣与王微说了一会话,有些困倦,自去内房休息,王微在轩中坐了一会,起身在西窗前小案上的鱼耳铜炉里焚一块龙涎香饼,看着香气袅袅直上,恍惚似现张原面目,王微轻哼一声,嘬唇吹气,顿时香烟凌乱、消散——

????十三岁的少女李蔻儿悄无声息地走进来,站在香炉边,隔着淡淡青烟望着王微笑,似乎她获知了什么隐秘似的——

????王微回过神来,问:“小蔻,做什么,不去练习掌中舞了?”

????李蔻儿道:“微姑,我现在才听明白那黑羽八哥整日叫的是什么了,原来不是‘找棋子’,嘻嘻——”

????王微昨日搬住湘真馆,带了薛童和蕙湘过来,薛童把那只黑羽八哥也拎来了,那黑羽八哥现在不叫“饶命”了,改叫“微姑你好找棋子”,八哥学语毕竟含糊,李蔻儿起先也以为八哥叫的是“微姑你好找棋子”,想来是王微下棋时丢了围棋子,让薛童他们找,这八哥就叫“找棋子”了,蕙湘却悄悄对李蔻儿说八哥不是叫“找棋子”,李蔻儿便问不是找棋子那是什么?蕙湘却又不肯说只是笑,不过现在李蔻儿总算是明白了——

????王微脸一红,道:“你小女孩儿知道些什么,赶紧学习吹|箫去。”

????“好,好,我去。”

????李蔻儿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走到门前,突然回头大叫一声:“王微姑好想张介子。”说罢,赶紧加快脚步逃走,一路格格的笑。

????王微几步抢到门边,冲着李蔻儿背影道:“你这伶仃小脚能逃得了我的掌心,再胡说我拧你的嘴!”

????陡听不远处一个嘹亮的声音叫道:“微姑你好找棋子——微姑你好找棋子——”

????正是那只黑羽八哥,这黑羽八哥得到李蔻儿的提示,八哥学舌,立即叫了起来,接连叫了好几声——

????李蔻儿一手扶着梧桐树,一手叉腰,笑得直不起身来。

????王微转身回去,这李蔻儿不搭理最好,越搭理她就越来劲。

????那黑羽八哥叫了几声“微姑你好找棋子”之后也寂然了,午后的湘真馆很安静,王微看着窗外的梧桐细雨,白齿轻咬红唇,心想:“那只死鸟何时听到我念叨张介子了,我只教它说微姑你好,这死鸟擅自加上张介子三个字,现在改都改不过来了!”

????……

????“微姑,徽州汪先生来访,就是西湖遇到的那位汪先生。”

????薛童跑了进来,声音响得吓了王微一跳,道:“是汪然明先生吗,快请。”

????徽州名士汪汝谦,字然明,家财万贯,任侠豪气,挥金如土,常年居西湖,号西湖渔隐,王微年初在西湖与其相识,汪汝谦曾暗示要梳拢王微,被王微巧妙婉拒,汪汝谦也不恼,也不再歪缠,自是名士风范——

????汪汝谦带着两个仆人、一个童子进到湘真馆,王微迎出长轩,在前厅相见,略一寒暄,汪汝谦即问:“我闻谭友夏、茅止生在金陵,特赶来相见,他二人已离开了吗?”

????王微道:“谭师、茅生在金陵盘桓十余日,得袁小修书信,已于上月十六日离开金陵往黄州游赤壁去了。(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憾甚,憾甚,瞻彼在前,忽焉在后。”

????汪汝谦年约三旬,白面长身,蓄着美髯,颇有倜傥潇洒之致,入厅坐定,小婢送上茗果,汪汝谦问:“修微姑娘为何居于此间?我方才到了幽兰馆,却道你在这边。”

????王微迟疑了一下,便将齐王后裔逼迫她之事说了,汪汝谦慨然道:“修微姑娘勿忧,这事由我来为你排解,绝不让你受委屈。”

????王微当然有些感动,低声道:“多谢汪先生,只是那些人很难缠,汪先生是外方人,只怕——”

????汪汝谦捻须皱眉,沉吟道:“这倒也说得是,那些人仗着是皇族后裔,官府不敢严惩,我即便能花些银钱暂弭此事,焉知以后他们不会再来骚扰!”

????王微默然,听着窗外竹叶雨滴瑟瑟,蹙眉含忧。

????汪汝谦目视王微姣美容颜,缓缓道:“修微姑娘,你聪慧过人,不同凡俗,但毕竟是一女子,这幽兰馆你一个人不好支撑的,凡事预则立,修微姑娘何不早谋退步?”

????王微心思灵敏,岂会不知汪汝谦言外之意,汪汝谦这是想纳她为妾,携她归徽州,按说这汪汝谦是富商兼名士,年才三旬,为人也知趣,绝大多数曲中"ji nv"若能觅到这样的归宿那是求之不得,但王微暂时还没有寻觅归宿的想法,她不想现在就成为笼中之鸟,现在单飞虽有风雨侵凌,却也还有一些自由,即便要嫁作他人妇,王微还是想觅到一个情投意合、懂得珍惜她、能让她服气的男子,汪汝谦显然不是她梦想的这个人,而且汪汝谦在这个时候隐晦地提出来,让她有些不舒服,汪汝谦似有趁人之危之嫌——

????正这时,李雪衣出来了,与汪汝谦见礼,便命置酒宴,这时已经是申时末,天色阴晦,忽听轩外李蔻儿脆声道:“微姑,微姑——雪衣姐姐,徐三叔回来了。”

????王微、李雪衣对视一眼,都是脸有欣喜之色。

????……

????张原与李雪衣别后,和穆真真、武陵、来福三人走过成贤街,却见冯虎从街道拐角处跑了出来,张原问他在这里做什么?冯虎说三少爷吩咐他在这里等着,若看到有官员到来就去听禅居急报,焦相公也在听听禅居那边——

????不知那李尚书何时来,在国子监门前傻等太无聊,张原与穆真真几个先回听禅居,让冯虎到成贤街路口那边等着,一看到有车轿随从煊赫而来的就火速回报,听禅居离国子监这边只有一里路,赶得及——、

????张原回到听禅居,焦润生好奇地问张原去见邢太监有何事?

????张原心道:“三兄这个大嘴巴真是什么事都藏不住。”说道:“这邢太监与钟太监有点交情,上月钟太监路过时邀我去相见,邢太监也在座,就认识了。”

????“三少爷,介子少爷,来了,来了。”

????冯虎大步流星,跑了过来,远远的就大喊着。

????张原、张萼、焦润生便即起身,快步赶往国子监,南京礼部尚书李维桢的轿子刚到三重门前,李维桢将焦润生、张原唤到轿前,问了几句话,那司业宋时勉、监丞毛两峰,还有几个博士已经迎出集贤门外——

????宋时勉、毛两峰见张原站在李尚书轿前,心里惊疑不定,宋、毛二人一直在为那莫名其妙出现的东厂七品掌班而心神不定,尤其是毛两峰,他官小位卑,被那东厂掌班打了一耳光,更是惶惶不可终日,这时见李尚书到来,清晨逃出监外的张原这时却立在轿前,料想李尚书是为张原之事而来,毛监丞惴惴不安,不停地看宋司业脸色,宋司业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上前向李尚书见礼,心里对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毛监丞极是恼怒,当时若抓住了张原,审讯施刑,张原认了罪,他们就不会象现在这么被动——

????李维桢直言道:“本院今日是为张原之事而来,去彝伦堂。”

????一行人过三重门,往彝伦堂行去,张原看到宋时勉与毛两峰耳语了两句,毛两峰连连点头,张原心道:“毛两峰这瘟官被宋时勉当枪使了,这宋时勉就以为他自己能置身事外吗!”

????李维桢径入国子监祭酒衙门,坐在顾起元常坐的位子上,开口道:“顾祭酒外出,就由本院代他过问张原违反监规之事,宋司业,你可有异议?”

????南京国子监归南京礼部统管,南京礼部尚书是从二品,所以即便是顾祭酒在这里,也要以李尚书为尊,五品官宋司业哪敢有什么异议,心里更是惕然,李尚书这么问他,语气明显有些讥讽啊——

????张原、张萼、焦润生站在堂下,李维桢带来的一班差役分立两庑,广堂悄然无声,静听,不远处传来诵书声,那是经学博士在授课——

????李维桢看着那个紫酱脸的毛两峰,说道:“毛监丞,你来说张原违反了哪些监规?”

????“扑通”一声,毛两峰跪下了,悲声道:“李院长,监生张原不服管教,辱骂学官,殴打监差,李院长请看——”

????随着这一声“请看”,两个绳愆厅监差一歪一扭地上来了,跪在毛监丞身后,叩头道:“李院长,监生张原执棍殴打小人。”说着,一个扯开衣领,露出红肿的肩胛,另一个撩起皂衫,腰胁一道紫痕——

????张原打了两个监差的事,李维桢听焦竑说过,喝道:“本院尚未问到你们,你们就脱衫露体,成何体统!”

????两个监差是得了毛监丞吩咐要来哭诉的,现在听李院长口气这么严厉,顿时噤若寒蝉,伸着脖子看着毛监丞——

????李维桢道:“毛监丞,把事情从头说来,不要断章取义。”

????毛两峰既已跪着,李尚书没叫他起来,也只好继续跪着,为了显得张原屡犯监规,就先从张原私自调换号房、会馔堂大声喧哗说起,正说着,却听李尚书喝道:“这些事顾祭酒不是已经处置过了吗,并不算张原违规,莫非你对顾祭酒的决定不服?”

????毛两峰顿时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了。

????一旁的宋时勉很是不忿,这李维桢是明显要偏袒张原了,毛两峰是动辄得咎,但李维桢是二品上官,他五品司业又能奈何!

????李维桢放缓口气,说道:“只说今晨之事,张原如何违规,你如何要动用枷锁拿他?”

????毛两峰期期艾艾,只好说张原每日都到射圃与婢女私会,让其他监生人心浮动,不安课业,又与曲中"ji nv"往来,败坏学风,影响极是恶劣……

????李维桢道:“张原的婢女来射圃之事本院已知晓,是焦太史有书信要传递给张原——”

????这偏袒得也太明显了,宋时勉终于忍不住了,插话道:“李院长,张原的那个婢女这些日子是天天来射圃,并非为焦太史传递书信,请李院长明察。”

????李维桢道:“那婢女来射圃做什么?”

????宋时勉示意毛两峰回答,毛两峰几次被李尚书呵斥,不敢再瞎说,答道:“那婢女每日一早来射圃与张原等监生一起射箭——”

????李维桢问:“除了射箭之外还有什么?”

????毛两峰狡猾道:“是否有其他不可告人之事,卑职却是不清楚,但张原纵容婢女来射圃,在监内影响极坏。”

????李维桢问:“时常早起与张原一起练箭的有哪些监生?”

????毛监丞便报了阮大铖、姚监生、虞监生几人,还有琉球王子尚丰三人的名字,李维桢道:“等下唤这些人来问话,看看是否影响极坏——现在先说张原与曲妓往来败坏学风的事,有何人证物证?”

????毛监丞便叫人把湘真馆的徐三押上来,徐三从张原身边走过时,张原轻声道:“徐三,实话实说,不要害怕。”

????徐三扭头看张原,已被监差推搡上堂,那徐三便大叫冤枉,说了昨日傍晚来国子监找张原,却被莫名其妙抓了进去的事,李维桢问他何事来找张原,徐三如实答了,李维桢便问张原:“张原,那曲中女郎有难为何要向你求助?”

????张原道:“学生在松浦时,陈眉公托学生兄弟三人带这女郎一起来南京,是以相识,其遭逢厄难,想找学生帮忙也是情理之中,毛监丞却把这徐三抓起来,难道每个来国子监找人的都要被抓到绳愆厅审问、关押的吗,又或者只是针对学生一人?”

????李维桢看了看毛两峰,毛两峰强辩道:“张原屡犯监规,自然要严加管制。”

????李维桢冷笑一声,即命监差将这徐三释放,徐三叩头而去,堂上一时寂然无声,毛监丞脸色紫中透黑,宋司业脸色白中泛灰——

????忽有门役来报,南京锦衣卫百户毕自豪求见李院长,李维桢一愣,锦衣卫的人来做什么?便命传见。

????片刻后,锦衣卫百户毕自豪领着八名戴凤翅盔的锦衣卫力士大踏步进来,八名锦衣卫力士立在堂下,毕百户一人上堂,走过张原身边时,微不可察地点了一下头,嘴角勾起一个笑,趋前数步,向李尚书行了一个卫所屈右膝军礼,朗声道:“卑职锦衣卫百户毕自豪奉指挥佥事张大人之命,请国子监监丞毛两峰去卫所回话。”

????那毛两峰听毕百户这么一说,胖大的身躯吓得发抖,连声道:“李院长,卑职一向勤勉,并无过犯,请李院长帮卑职说句话。”

????那毕百户淡淡道:“在下只说奉命请毛监丞去向张指挥回话,毛监丞就如此心虚惊惧,不知何故?”

????现任南京锦衣卫指挥佥事是张可大,以副总兵兼南京锦衣卫掌堂,从二品,与南京礼部尚书平级,对于锦衣卫,李维桢也颇忌惮,但过问一下也是颜面的必要,问:“毕百户,张掌堂传唤毛监丞何事?”

????毕百户叉手道:“卑职不知,张指挥只说请毛监丞去问话,若毛监丞有罪,自会下法司审问,锦衣卫岂敢专擅。”

????毕百户既这么说,李维桢就没有理由阻拦了,锦衣卫掌堂传唤一个八品官吏去回话有何不可,而且李维桢根本就没有回护毛监丞的意思,说道:“毛监丞,既然张掌堂有话问你,你就随毕百户去。”

????如果没有早间那东厂掌班出现,毛监丞还不至于听到锦衣卫传唤就吓得这样魂不附体,现在他心里很清楚,这一定与那个东厂掌班有关、与张原有关,若是知道会惹到锦衣卫和东厂,给毛监丞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帮着宋司业整治张原啊,现在怎么办?

????毛两峰跪在地上一直没起来,这时仰着头膝行团团转,寻找救星,眼望宋司业,那宋司业却别过脸去,毛两峰又恐惧又悲愤,叫道:“宋司业,宋大人,救救卑职,救救卑职啊。”

????宋时勉也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原以为只是踩一颗石子,不料一座山压了下来,南京礼部、南京锦衣卫,这完全不是他能抗衡的,他现在只想撇清此事,见一脸紫黑的毛监丞膝行过来,赶紧退后几步,说道:“毛监丞,好生跟着毕百户去回话,早去早回。”

????毛两峰也不是傻子,之所以被宋时勉当枪使还不是因为趋炎附势,妄图宋时勉提拔他或者得些其他好处,现在听宋时勉这么说,就知宋时勉没有任何指望,宋时勉不会救他,他去锦衣卫不死也要脱层皮,就大叫起来:“宋大人,这事不能由卑职一人承担啊,想要借故将张原革除学籍的是宋大人你啊,卑职都是遵照宋大人的吩咐行事的,你现在对卑职不管不问,实在让卑职寒心——”

????宋时勉急得脸都绿了,怒叫道:“毛两峰,你诬蔑上官,该当何罪!”

????毛两峰这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怎肯独自孤零零去锦衣卫,总想找个伴好壮点胆气,叫道:“宋大人,你是董玄宰的门生,要为师报仇,卑职可与张原无怨无仇,若非宋大人指使,卑职何苦做这恶人!”

????宋时勉额头见汗,转身向李维桢拱手道:“李尚书,这毛两峰已经失心疯了,是否传监医诊治?”

????这是宋时勉最后挽救毛两峰的法子,毛两峰却没会意,见宋时勉不管他,他又爬到张原足下,连连拱拜:“张监生、张公子,是毛两峰狗眼不识贵人,冒犯了张公子,请张公子千万为卑职说一句话啊。”

????不到一天时间,早晨怒叫着要革除他学籍的毛监丞,现在却跪地向他求饶,张原并没觉得有多痛快,只是觉得厌恶,退后一步,在他身边的张萼却弯腰低声对那毛两峰道:“毛瘟官,快滚,不然一脚踢死你!”

????毛两峰愕然。

????张原忍着笑,说道:“毛监丞何必这般模样,在下不过是一介监生,哪里谈得上冒犯,锦衣卫张大人请毛监丞去问话,或是好事也未可知——毕大人,你说是不是?”

????毕自豪哈哈一笑,说道:“锦衣卫私查舞弊、察录妖异,奸佞之人听到锦衣卫才会胆战心惊,若是忠义之士,我锦衣卫上下一致相敬,何惊惧之有?——毛监丞,随我去。”

????两个健壮长大的锦衣卫力士上前架起毛两峰,毕自豪向李维桢施了一礼,转身下堂,毛两峰挣扎哀叫着被带走。

????毛两峰被锦衣卫的人带走,李维桢并不认为与张原有关,只认为是碰巧,毛监丞在锦衣卫一个百户面前这般丑态百出,让身为礼部尚书的李维桢很恼火,冷冷看着宋时勉:“宋大人,这张原的事还要怎么处置?”

????宋时勉冷汗涔涔,躬身道:“全凭李院长吩咐。”

????李维桢轻哼了一声,不好当面呵责宋时勉,毕竟是五品官,要留些颜面,事后如何纠劾宋时勉失职那是后话,道:“这事在监内不要再提,待顾祭酒回来再议,张原照常在监内上学,不得再行刁难。”

????“刁难”一词都用上了,这等于是给宋时勉一记耳光,宋时勉脸火辣辣的,忍气吞声道:“是。”

????张原道:“李院长、宋司业,学生今日心神不宁,想请几日假,在外休息一下。”

????李维桢点头道:“也好,待顾祭酒回来你再入监。”

????李维桢起身下堂,把张原叫过来,一边出三重门,一边勉励张原,让张原莫要因为此事分心而影响了学业,张原当然表示要刻苦学习,报答李院长的爱护。

????李维桢又对焦润生道:“老夫年迈,今日就不去澹园拜访了,请转告令尊,张原之事已了,请令尊宽心。”

????焦润生代父谢过李院长,在大门外恭送李院长上轿而去,对张原道:“介子,这就随我去澹园,家父还挂念着此事。”

????张原道:“是。”对张萼道:“三兄与我一道去吗?”

????张萼道:“那是当然。”觑空拉着张原道:“介子,那王微有难,你是不是急着去搭救啊?”

????张原笑道:“三兄睿智,无所不知。”

????焦润生笑道:“名妓失路与名士落魄无异,当然应该出手相助。”

????穆真真、武陵、来福、冯虎等人一直候在国子监外,见那李尚书上轿走了,这才跑过来问讯,他们方才看到抓走了毛监丞,极是兴奋。

????正说话间,张岱领了“出恭入敬牌”出来了,张岱还不知道方才彝伦堂上的一幕,出来是想看看张原在哪里,问明已有焦太史、李尚书出面,张原的麻烦已解,自是大喜,于是兄弟三人随焦润生一起去澹园。

????——————————————————————

????七千字更到,这一大章写得比较顺畅,速度也快一些,所以就早更了,小道今天想早点休息,明晨起来看奥运开幕式,书友们有爱看奥运的也早点休息,休息之前记得给雅骚投一张月票啊,现在月票榜二十九名,与前后只差几票,月底了,松懈不得,全靠书友们支持,谢谢。

????———————————————————————

????另:友情推荐一本都市类新书《贴身王牌》,书号:2408280,喜欢都市类的书友请去支持一下,小道拜谢。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