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骚

第四百三十八章 沙锅狗肉大酱汤

贼道三痴 Ctrl+D 收藏本站

????蔚泰酒楼不大,上下两层,雅座八间,雇佣的厨子、酒保、杂役,连同掌柜一起总共二十三人,这时都如寒鸟相偎一般聚在酒楼门厅中,平民百姓怕见官,就连先前那几个叫喊着痛打朝鲜蛮子的酒楼伙计,在锦衣卫和兵马司的军吏面前也都有了惊惶之色——

????酒楼大门前的六只防风灯笼被凛冽的北风吹得摇摇晃晃,戌初时分,宵禁已经开始,其他的商铺酒家这时都已关门熄灯,偌大的棋盘街广场此时寂无人迹,只有寒风吹卷着落叶和弃物,在暗夜中发出悠长的呼啸。+雅+骚++有+爱+

????“张修撰——”

????锦衣卫百户甄紫丹恭恭敬敬地向张原道:“你请问话。”又朝青袍掌柜一班人喝道:“都跪下回话。”民见官是要下跪的。

????京中对这个大明朝最年少的状元公有种种神奇传言,过耳不忘、才华横溢这些就不说了,状元公还能断案,泡子河畔的董其昌父子杀人埋尸,就是状元公侦破的——

????张原道:“不必跪了,就站着回话。”问那掌柜:“你姓甚名谁,何方人氏?”

????青袍掌柜叉手答道:“小人姓翟,贱名东胜,是河东蒲州人。”河东就是山西,蒲州相传是舜帝之都。

????张原看了看那群厨子、酒保和杂役,问:“这酒楼的人都到齐了吗?”

????翟掌柜道:“都到齐了。”

????那个锦衣卫总旗禀道:“张大人,酒楼上下都看过了,没有其他人。”-雅-骚--威-武-

????张原“嗯”了一声,让那三个当事的酒楼伙计站出来,问他们是怎么看到小酒保杜二毛被打死的?

????那个名叫孙二力的汉子道:“小人正在给西头那桌的客人上酒,听到杜二毛与人争吵,过来看时,就见杜二毛歪歪倒倒从那个房间走出来,一下子就栽倒在楼梯口,小人想把他扶起来,却摸到一手的血,就听杜二毛说了一句‘朝鲜蛮子打我’就咽气了,小人便嚷了起来。”

????张原问另外两个伙计,这两个伙计说是听到孙二力叫喊才赶过来的,看到杜二毛已经是死的了——

????五个朝鲜人站在靠楼梯那一侧听张原讯问,书状官金中清在正使柳东溟耳边低语,金中清是准备最坏的打算,实在无法脱责,那就让两个伴当的其中一个顶罪,柳东溟脸色极是难看,心道:“这分明是陷害,却要我们的伴当顶罪,难道我们朝鲜国就这么任人宰割吗!”

????张原让那个锦衣卫总旗把翟掌柜和这三个当事伙计领到别的房间去,他要向另外那些厨子、杂役问话,翟掌柜不满道:“张状元,这是朝鲜人杀死了我酒楼小伙计,张状元为何只管审问我酒楼的人!”

????锦衣卫总旗喝道:“少啰嗦,赶紧到一边去。”几名校尉推搡着翟掌柜和那三个伙计到左边房间去了。雅骚更新内容不喜欢楼中楼

????张原先向朝鲜使臣柳东溟拱手道:“柳使臣,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家酒楼用餐的?”

????柳东溟示意书状官金中清答话,金中清迟疑了一下,说道:“张修撰,在下是听闻这蔚泰酒楼的沙锅狗肉和大酱汤很出名,就想来尝尝口味如何。”

????张原心道:“朝鲜人喜欢吃狗肉也算历史悠久了,这蔚泰酒楼是投朝鲜人所好啊,在我大明,狗肉是上不得宴席的,当然,喜欢吃狗肉的人也不少,但请客很少有上狗肉的,那是跌身份的事。”当下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转身打量着剩下的一十九名厨子、酒保和杂役,说道:“你们莫要惊惧,这事与你们无干,我就问你们几句话——杜二毛在给这几位朝鲜使臣上菜之前,和谁说过话,打招呼的不算。”

????厨子、酒保、杂役面面相觑,半晌,一个杂役怯怯道:“小人看到杜二毛和孙二力在厨房边说话——”

????张原问:“他们说些什么?”

????杂役答:“小人没听清,似乎在打个什么赌。”

????张原问:“这酒楼的特色菜沙锅狗肉、大酱汤是何时就有的?”

????一个厨子答道:“就是今年立冬才开始的,还是翟掌柜教我们做的,说酸辣就好。”

????张原问:“这蔚泰酒楼一直是翟掌柜开的吗?”

????这厨子答道:“翟掌柜也是立冬前才把这座酒楼盘下来的,原酒楼佣工一个都没辞退。”

????张原问:“孙二力、杜二毛都是原酒楼的佣工吗?”

????厨子回答说:“是。”

????张原沉默了一会,又问:“最近几日你们翟掌柜可有什么亲友来访?”

????有两个人同时答道:“有。”其中一人详细道:“翟掌柜今日晚边还在与他那位朋友一起喝酒,那位朋友是个书生,二、三十岁的样子,言语文绉绉的很客气,还有个哑巴随从,虽不能说话,眼神却是凶霸霸的瞪人。”

????张原问:“那书生没住在这酒楼吗?”

????答曰:“没住在这边,好象是住在正阳门外。”

????张原心道:“方才在二楼凭窗而望的神秘客应该就是翟掌柜的书生朋友了,正阳门距离这里不过一里多路,现在想必已经出了内城。”说道:“好了,你们这些人都退下,把翟掌柜和孙二力三人带上来。”%雅%骚%%水粉%爱扯%小老虎%

????酒楼掌柜翟东胜跟在锦衣卫总旗身后走出来,微微低着头,眼睛却是扫视门厅,又察看张原和甄紫丹的脸色,心里七上八下,很是不安,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张原的出现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张原盯着翟东胜,半晌不说话。

????张原不说话,其他人当然也不敢出声,只有北风呼啸的声音涌入门厅,翟东胜强自镇定,心却越跳越快——

????张原开口了:“翟掌柜在盘下这座酒楼之前是做什么买卖的?”

????翟东胜嘴巴发干,身上作冷,他想隐瞒,却又知道是瞒不住的,锦衣卫的人在此,很快就能查清他的底细,答道:“小人原本在抚顺做米行生意,多年来积了一些薄利,不想再受长途贩运颠簸之苦,就到京中盘下这间酒楼,做安稳营生。”

????抚顺,大明对阵后金的前线啊,离朝鲜也不远,张原笑了笑,问:“为何以狗肉、大酱汤为特色菜,专门招徕朝鲜人来用餐吗?”

????翟东胜小心翼翼道:“小人在抚顺那边与朝鲜商贾有过来往,觉得他们的狗肉甚是美味,到京城也就学样烹制狗肉,这京中酒楼菜馆林立,没有一些特色菜肴很难立足……”

????翟东胜正说得顺畅,猛听张原问了一句:“翟掌柜的那位朋友住在正阳门外何处,就是傍晚与你密室共饮的那位?”

????翟东胜大吃一惊,张口结舌,他不知道他的酒楼伙计方才对张原都说了些什么,一时不知该怎么对答——

????一旁的甄紫丹见这掌柜神色有异,显然被张原问到了要害,厉声道:“张修撰问你的话,怎么不回答!”

????翟东胜强笑道:“那是小人以前在商旅途中结识的一位朋友,没有什么交情,这次在京中偶遇就邀来一起喝杯酒,小人也不知他住在何处?”

????张原问:“那人什么名字,家在何方?”

????翟东胜道:“这个小人却是不知,只知是姓童,他叫我翟大哥,我叫他童贤弟。”

????张原道:“这几日你与那人相见不是一回两回,怎会不知他住处,你想隐瞒什么?”

????翟东胜“扑通”跪下道:“小人的确不知,请大人明察。”

????张原道:“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和一个因为某种原因不敢说话的伴当,这是很引人注目的,正阳门又有多少客栈,你以为你不说,锦衣卫和兵马司的人就查不出来吗?”

????翟东胜面如土色,却还是硬咬住说不知道“童贤弟”的住处。

????甄紫丹酷爱用刑,冷笑道:“不动刑这种人是不会说的,张修撰,让卑职带他回衙门,包管他问什么招什么。”+雅+骚++有+爱+

????张原微笑道:“翟掌柜也算是原告苦主,怎么能向原告动刑,甄百户还是会同兵马司连夜把那个书生和哑巴随从找出来,到那时翟掌柜自然就好说话了——不过在找人之前,我还要问问孙二力,先前在厨房边与杜二毛打的什么赌?”

????那汉子惊得膝盖一软,立即跪下,说道:“没打什么赌,只是闲话了几句。”

????张原却没追问孙二力,转而问另两个当事的伙计:“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要说吗,若等到明日再说那就晚了。”

????这两个伙计战战兢兢,天气实在是冷啊,一齐跪下,其中一人道:“翟掌柜许了我二人一两银子,要我二人打这几个朝鲜蛮子,说朝鲜蛮子在酒楼杀人,会害得酒楼以后没人光顾,朝鲜蛮子不赔个几百两银子就别想走脱。”

????翟东胜强辩道:“酒楼发生凶杀案,肯定影响生意,小人当然要他们赔偿。”

????不动刑的话,没什么好问的了,这个翟掌柜陷害朝鲜使臣的嫌疑极大,现在就看能不能找到那个书生和哑巴随从,那书生身份神秘。

????张原道:“甄百户,立即让兵马司的人到正阳门外客栈查找一个带着哑巴侍从的书生,翟掌柜和孙二力暂时拘押起来,朝鲜使臣这边——”

????张原转身向柳东溟几人拱拱手,说道:“请金使臣和两位伴当到锦衣卫衙门配合查清此案,柳大人和许大人就回会同馆等候消息。”u雅u骚uu更新内容u不喜欢u楼中楼u

????柳东溟几人方才冷眼看张原问案,抽丝剥茧、条分缕析,案情明显对他们有利,都是松了一口气,柳东溟作揖道:“多谢张修撰主持公道,还我等清白。”

????张原道:“现在说这个还为时尚早,明日应该就有分晓。”

????甄百户一面派人送柳、许两位朝鲜使臣回去,一面指使那个兵马司总旗速回南城兵马司召集巡城军士出正阳门搜查各家客栈——